无标题文档

追寻铁岭红色记忆 传承铁岭红色基因

铁岭市委党校课题组

2021-11-23 10:17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编者按:红色基因确保共产党人把握前进的正确方向,不断凝聚爱国奉献、求实创新的精神力量。红色基因永葆共产党人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铁岭具有悠久的历史,更具有丰富的红色文化基因。铁岭是中国共产党在东北较早建立党组织的区域之一,100年来,铁岭党组织走过了辉煌的历程,领导全市人民进行了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辽北大地焕然一新。铁岭拥有丰厚的红色文化资源,孕育诸多英雄人物、党史故事、红色记忆呈现出了鲜明的铁岭特色。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常学常新;党史是最好的营养剂,催人奋进。党史学习,红色资源是富矿,铁岭的红色文化资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思想政治教育的优势资源,见证了铁岭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的光荣历史,展现了广大共产党员对信仰的坚守、对民族精神的传承和对民族复兴伟业的不懈追求。回望过往历程,眺望前方征途,我们必须始终赓续红色血脉,用党的奋斗历程和伟大成就鼓舞斗志。今天,让我们穿越历史,沿着无数先驱者的红色足迹,走进铁岭那段红色记忆,见证铁岭人民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

一、乱世之秋——铁岭民不聊生

解放前的铁岭,贫穷落后。内忧外患,经济不发达,百姓穷困潦倒,民不聊生。社会矛盾日益尖锐,辽北人民奋起反抗斗争,掀开铁岭革命历史的序幕。

(一)沙俄侵略:覆巢下的铁岭无宁日

在历史浪潮中,铁岭城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永远是分不开的。从19世纪末开始,中华民族内忧外患,物产丰富的东北地区成为俄、日等帝国主义列强角逐争夺的焦点。沙俄和日本抢掠东北大片领土,尤其是《中俄天津条约》签订后,成为商埠后的铁岭,帝国主义侵略势力更是蜂拥而至,商品、洋教纷至沓来。1903年,中东铁路南满线的通车,更为沙俄的进一步侵略创造了条件,他们在铁岭驻扎军队,掠夺财产,破坏粮田,骚扰乡民,晚清地方当局无能为力,覆巢之下的铁岭再无宁日。面对外敌入侵,铁岭人民奋起反抗,早在1900年7月5日,铁岭就爆发了义和团运动,烧教堂,拆铁路,打响了反侵略的第一枪,虽遭到清政府和沙俄帝国主义的联合镇压,以失败告终,但反映出了铁岭人民不甘心忍受帝国主义的侵略,也要争得民族独立的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

(二)日俄争霸:泥潭中的铁岭遭摧残

在帝俄不断加剧对东北掠夺的同时,经过“明治维新”后的日本也开始了疯狂的对外侵略,1904年爆发了日俄战争,铁岭是受害最为惨烈的地区之一,日俄两军在铁岭拆民房、毁民地、筑炮台、挖战壕,铁岭城笼罩在硝烟弥漫的战争之中,无辜百姓饱受战火摧残。1905年9月,在美国的调停下,日俄双方在昌图二道沟一线达成停火协议,从此以后,铁岭成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势力范围,铁岭人民也开始了长达四十年的抗日斗争。日本在铁岭设军政署、领事馆,派重兵驻扎,窃取情报;办银行、开工厂,压榨工人,倾销日货。除贸易掠夺外,日本还对铁岭人民进行奴化教育,开办带有殖民地色彩的学校、医院和其他文化设施,企图奴化铁岭人民,征服铁岭民心。

(三)内忧外患:铁岭人民奋起反抗

铁岭人民除了受帝国主义侵略外,还受到奉系军阀的压榨。当时铁岭人缴纳的各种赋税名目繁多,不仅有亩捐、车捐、商捐、菜园捐、牲畜捐等正税,还有田税、豆税、生产税、马税、牛税、骡税、驴税、猪税、羊税、过路税,甚至结婚、上学、毕业都要纳税,老百姓苦不堪言。奉系军阀还通过“清丈土地”盘剥农民,公地私有化由此带来了军阀官僚大地主阶层,地主、富农凭借占有的大量土地对无地或少地的贫苦农民进行残酷的剥削和压榨,铁岭地区80%—90%以上的穷苦农民食不果腹,过着糠菜半年粮的苦日子。

面对着社会状况的越发复杂,社会矛盾的越发尖锐,辽北人民奋起反抗,从最初自发的经济斗争发展为后来有组织的政治斗争,一批批辽北工人阶级迅速崛起和成长。1919年,北京爆发“五四”爱国运动,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苦难深重的铁岭大地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唤醒了广大的铁岭人民。铁岭学界首先响应。铁岭女子师范学校、铁岭简易师范、西丰中学的学生们不顾张作霖“取缔学生集会”的禁令,举行罢课,上街游行,高呼“外争国权 内惩国贼”、“拒绝和约签字”、“抵制日货”等口号,声援北京学生的反帝爱国斗争,在铁岭城内引起强烈反响。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辽北地区的工人罢工此起彼伏,给沉闷的辽北大地带来极大的震动。据不完全统计,从1919年至1928年,铁岭比较有影响的工人罢工达20多次,参加人数达3000多人,学生、工人的反帝爱国运动扩大了革命的影响,揭开了现代铁岭革命历史的序幕。

二、曙光初现——铁岭有了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从根本制度上彻底改变以工农群众为主体的人民地位,实现他们翻身解放、当家作主、共同富裕和全面发展。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深刻改变中国人民的前途和命运。

(一)东北有了统一的领导机构:中共满洲省委的成立

1927年10月,中共满洲临时省委成立,开始统一领导和建立东北地区的各级党组织。1928年1月,中共党员郭任民来到铁岭师范学校传播革命思想,宣传共产党的主张,铁岭师范成为了辽北最早有中国共产党活动的地方。同年2月和3月初,省临委选派在省委农民训练班毕业的3名学生到铁岭地区做农运工作。3月初,中共沈北张家堡小学党支部在铁岭、沈阳之间建立,张家堡小学党支部根据中共满洲省临委的指示,将油印好的传单散发到铁岭县城及附近农村,在铁岭城乡产生了较大影响,在1928年3月,许多铁岭县城乡的普通群众已经知道中国有了共产党。1928年12月23日,中共满洲省委扩大会议确定“在鞍山、铁岭设法寻找线索”,建立党的组织。

(二)铁岭第一个党支部:中共满洲省委开原支部成立

1929年7月末,刚刚就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的刘少奇决定派共产党员安永禄秘密回到开原,着手建立党的组织,就这样,一个戴着近视眼镜的年轻人回到了家乡,以自己的原名安永禄在家乡开展革命活动。安永禄是目前所知的铁岭籍最早的中共党员,也是最早在本地区以共产党员身份从事革命活动的铁岭人。1929年8月,中国共产党在铁岭地区的党支部——中共满洲省委开原支部在开原县城秘密成立,安永禄任支部第一任书记。1930年6月以后,中共开原支部改为中共开原特别支部,简称“开原特支”。当时,在开原从事地下工作的中共开原支部共有两人,除了安永禄之外,另一人叫李政国,他和安永禄通过公开发行报纸《开原公报》,对群众进行通俗易懂的革命宣传教育,开展抵制日货等革命活动,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阴谋,在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及青年学生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932 年初,党组织派安永禄去苏联学习,在绥芬河越境时,由于眼镜跌落,寻找时被苏联边防军发现,误认为偷渡开枪射击,安永禄牺牲在中苏国境线上,年仅29岁。在铁岭地区第一个党支部成立一年后的1930年8月,中共铁岭地区第一个区委清河沟区委在开原建立,区委下设兴隆台、上肥地、上清河三个党支部和西丰老营场党小组,共有党员30多名,同时建立了开原、铁岭、西丰三个青年团特别支部,他们活动在铁岭东部山区,组建了游击队和农民协会,张贴标语、散发传单,传播革命思想、打击汉奸、袭击日本领事馆,扩大了党的影响,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

三、三年鏖战——铁岭重回人民怀抱

1921年到1949年,我们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进行28年浴血奋战,打败日本帝国主义,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一)烽火前沿:国共双方激烈争夺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后,中国共产党清醒地认识到内战不可避免,1945年9月,中共中央确立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八路军延安总部发布命令:东北抗日将领吕正操、张学思、万毅各率所部迅速挺进东北;冀热辽军区司令员李运昌部即刻进军辽宁。不久,中央又派20名中央委员及大批党政干部开赴东北,成立中共中央东北局,八路军总部宣布成立东北人民自治军(东北野战军),任命林彪为司令员。1945年8月12日,八路军山东军区根据延安总部第二号命令决定:以胶东军区特务营和鲁中军区、滨海支队为基础组建东北挺进纵队。9月24日下午,集结于山东黄县栾家口渡口的东北挺进纵队开始分批乘船渡海,直奔辽宁,并于10月3日抵达沈阳东大营。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决定,挺进纵队兵分两路,右路由万毅率领经抚顺开往吉林方向;左路由王振乾、管松涛率领北出沈阳,先取铁岭,再打法库,后进长春。10月27日,左路二支队经一天急行军进至铁岭城南辽海屯一带。当时铁岭城内驻有国民党保安队300多人,由于二支队官兵身着黄色新军装、配备日式武器装备,被迷惑的铁岭县维持会和保安队以为“国军”到了,在西门外列队欢迎。二支队将计就计,大摇大摆地开进了铁岭城。八连指导员王志远、连长甄友昌和“维持会”、伪保安队的官员们寒暄了几句,那些人忙点头哈腰,连连表示感谢。二支队将支队部设在铁岭城内“德盛号”商店,“维持会”还派人送来大米、白面和猪肉,以示慰劳。为了控制铁岭城,三大队长桑维义和教导员宋殿伦连夜召集连级干部会议,研究布置战斗任务。10月28日清晨,三大队各连开始行动。由于事先做了细致地侦察,摸清了各处的情况,伪保安队又没有防备,没费一枪一弹就顺利解除了伪保安队的武装,收缴大枪230多支、手枪30多支。勒令解散铁岭县“维持会”,铁岭县城获得了首次解放,回到了人民的怀抱。随即召开伪县政府全体职员大会,宣布铁岭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并从东北挺进纵队抽调部分人员,组建了县公安局及各区村民主政权。

(二)风起云涌:地委机关多次转移

1945年11月20日,中共辽宁省工委决定组建中共铁岭中心县委,派杨易辰任中共铁岭中心县委书记,统一管辖铁岭、开原、法库、康平等县。铁岭警备区相应改称铁岭军分区,杨易辰兼任军分区政委。铁岭中心县委设在原铁岭寻常高等小学校院内(铁岭县中心医院现址)。随着铁岭中心县委的建立,共产党在铁岭地区的影响力日益扩大,中心县委组织工作队赴辽河以西地区发动群众,开展反歼清算、减租减息工作,没收日伪资产,巩固人民政权,宣传党的政策,组织公职人员、教师听报告,争取知识分子参加革命。1945年12月的一天,杨易辰突然接到省委书记陶铸在法库打来的紧急电话,于是,紧急从铁岭直奔法库县杨六公馆陶铸办公处。陶铸说,形势骤变,省委决定铁岭中心县委改为辽西省第一地委,管辖铁岭、法库、康平等县及沈北一带的工作,任命中共沈阳市委书记孔原兼任辽西一地委书记,要求杨易辰速到昌图县组建辽西二地委。于是,杨易辰通过电话向铁岭传达了省委指示,然后直接奔赴昌图,踏上了新的征程。

(三)迎来解放,铁岭人民站起来了

1946年3月,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铁岭地区,迫使铁岭地区的党组织先后撤到农村,建立农村根据地,当时辽北地区是辽吉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争夺最激烈、战斗最频繁、环境最艰苦的前沿地区。铁岭地区除了铁岭县城以外都经历过反复的争夺,辽北地区进行了大小数百次战斗,这其中包括载入中共军队战史的著名战斗昌图大洼金山堡歼灭战。从1947年10月开始,铁岭地区开展了大规模的疾风暴雨式的土地改革运动,通过打土豪、分田地,广大农民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土地,更加拥护共产党,他们全力以赴支援前线,积极踊跃参军参战,铁岭地区各县为主力部队共输送了近三个师的兵力,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铁岭人民应有的贡献。

1948年10月28日,铁岭县城被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十二纵队三十六师解放,铁岭县城回到了人民手中,标志着铁岭地区全境获得解放,铁岭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就在铁岭解放的第四天,东北野战军第一、二、十二纵队及第一兵团各独立师解放沈阳,东北全境解放!铁岭人民欢天喜地,欢呼雀跃!11月11日,在铁岭中学大操场召开了2万人庆祝东北解放大会,会场上红旗招展,大幅标语挂满大街小巷,中小学生手持红红绿绿的彩旗,排着整齐的队伍步入会场。“国民党反动派被推翻了,解放战争胜利了,铁岭人民站起来了!”会场上,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游行队伍沿着南马路、工人街、中央街前进,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鞭炮齐鸣,秧歌、高跷、舞狮表演热闹非凡,龙首山上,人们载歌载舞,成了欢乐的海洋。

随着东北全境的解放,地委、专署、分区于1948年12月末全部撤销,所辖各县(旗)归中共辽北省委直接领导。从1929年8月,中国共产党在铁岭地区建立第一个党支部,只有2名党员,如今发展到7000多个基层党支部,16万多名党员,铁岭地区的党组织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到强,铁岭地区党的历史证明了一个真理,只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维护人民的广大利益,就能获得人民的支持,就能不断地取得胜利,这是我们党的历史当中的一个宝贵经验。

四、红色资源——汲取奋进力量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红色基因就是要传承。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经历了多少坎坷,创造了多少奇迹,要让后代牢记,我们要不忘初心,永远不可迷失了方向和道路。只有赓续精神血脉,才能汲取奋进力量。

在铁岭的峥嵘岁月里,涌现出了无数仁人志士的英雄事迹,留下了无数先驱者的红色足迹,一些享誉中外的英雄模范人物更是与铁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留给了铁岭人民十分宝贵的精神财富,因此,让英烈精神在新时代绽放出更加绚烂的光芒是铁岭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使命。

铁岭党史人物众多,有开国总理周恩来,有中国的第一个布尔什维克任辅臣,有辽宁省第一任省长杜者蘅,有西安事变的秘密策划与发动者之一,后被周总理称为“东北人士的楷模”的高崇民,有在革命时期创办学校的教育家,为统一战线发挥重要作用的民进中央副主席车向忱,有举起“辽宁抗日救国军第五路军”大旗的栾法章,有被毛主席命名中国“八大妈妈”之一的东北抗联吕老妈妈等等。这些英雄人物展现了共产党员对信仰的忠诚与坚守和百折不挠的斗争精神,是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铁岭市要以此次党史学习教育为契机,以铁岭红色文化为重要载体,更深地挖掘、更多地激活铁岭红色文化,讲好铁岭英雄模范的故事,展现铁岭红色文化的独特魅力,不断激励铁岭市广大党员群众干事创业,坚定不移跟党走。

(一)英勇无畏的斗争精神

历史烟云浩瀚,革命精神永存。在新的起点回望铁岭的斗争年代,此起彼伏的枪炮声仿佛还在耳畔回响,巍巍龙首山和高耸的白塔见证了铁岭无数个革命志士,为挽救民族危亡,英勇战斗、不畏牺牲的精神。铁岭有血洒南京雨花台,牺牲时年仅17岁的最年轻党员石璞,他在腥风血雨的大革命时期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动员广大学生和群众开展反对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军阀反动统治的斗争,后被叛徒出卖,不幸被捕入狱,面对敌人威逼利诱,正气凛然,毫不畏惧,对党的机密一字不吐,没有丝毫的动摇和屈服。铁岭有抗战时期与日寇英勇搏斗,因汉奸出卖被俘被杀害,时终年56 岁的东北抗日义勇军第五路军副司令白子峰,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地区沦陷,54岁的白子峰深知国破家不保的道理,与家人商议为今之计必须唤起民众、共兴救亡图存之举。于是,他率子侄30多人参加栾法章的抗日队伍,对当地驻守日寇进行沉重打击。后因汉奸程子源出卖被俘,面对日军的高官厚禄的诱降政策,他严词拒绝。面对敌人十几种酷刑,他毫不动摇,虽被折磨的血肉模糊,双目失明,但他大义凛然、视死如归,最终束手无策的敌人将他活埋在开原日军北大营。铁岭有在金门战斗中不幸牺牲,年仅22岁的海岸青松安业民。1958年夏,安业民随部队调防福建前线,任海岸炮兵150连广山海岸炮阵地火炮瞄准手。在炮击金门战斗中,为火炮和阵地安全,他全身烧伤面积达百分之七十以上,仍以顽强毅力继续坚持战斗40分钟,直到炮击结束,最后因伤势过重,不幸牺牲,年仅22岁。他牺牲后,海军党委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追记一等功,被授予“共产主义战士”称号。福建厦门修建了安业民烈士墓,纪念碑上镌刻着朱德亲笔题词“共产主义战士安业民永垂不朽!”今天铁岭人所熟知的业民村、业民乡、业民镇,就是当年为纪念英烈、弘扬英雄精神,在烈士的故乡,用英雄的名字命名的,以此来永远纪念这位为国捐躯的烈士。铁岭党史中还有许许多多不怕牺牲、在困难面前不低头、不退缩,在挫折面前不言败、不放弃的英雄儿女,他们保家卫国英勇顽强的斗争精神仍是今天铁岭人民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和动力源泉。

(二)公而忘私的奉献精神

回顾百年党史,我们党为人民而生、因人民而兴。党之所以能够在攻坚克难中不断取得胜利,就是因为始终坚守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铁岭党史中也走出了无数个一心一意为人民,坚守初心与使命的共产党员。铁岭有人民最崇敬、最爱戴的好总理周恩来,1910年春周恩来被伯父周贻赓召来到铁岭读书,正如总理在1946年接受美国《纽约时报》记者李勃曼采访时讲到的:“十二岁那年,我离家去东北,这是我生活和思想转变的关键……我在铁岭入了小学,六个月后又去沈阳入学,念了两年书。从受封建教育转到受西式教育,从封建家庭转到学校环境,开始读革命书籍,这便是我转变的关键。”1962年,他又携夫人邓颖超回到了阔别52年的第二故乡铁岭,虽然这次总理只在铁岭停留了5个多小时,没吃饭,没休息,只喝了几碗白开水,但时时刻刻都在关心着第二故乡人民的生产生活。他开座谈会,仔细询问人口、口粮、土地、牲畜、农具等方面的问题,“粮食打了多少?化肥够不够用?”他走访农民家庭,坐在炕沿上和百姓细唠家常,“有没有朝鲜族学校?上学离这远不远?还养不养黄牛?被子够盖不?”他重登龙首山,询问县委领导“这河的水用得怎么样?能灌多少田?”走访一路,询问一路,并认真做好记录。总理一生都在诠释着什么叫做忠于党,忠于人民的公而忘私的奉献精神。铁岭还有在铁岭工作和生活了170天,曾写下39篇日记、4封信件、1封家书、1篇《赠言》,留下“雨夜送大嫂”等故事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雷锋从1962年2月26日随所在部队到铁岭横道河子下石碑山村进行国防施工,同年8月15日从铁岭返回抚顺营地后不久不幸因公殉职。雷锋在来到铁岭的当天就在日记中写到:“过去,我是孤苦伶丁的穷光蛋。现在,我是一个光荣的共产党员,国家的主人。将来,我永远是党的忠实儿子,人民的勤务员。”3月16日,他在日记中又写道:“我是党的儿子,人民的勤务员。我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我就在哪里工作。”那一年,他把铁岭当作他的家,把身边那些和蔼可亲的乡亲们当作家人,在铁岭的下石碑山村度过生命中的最后时光。在下石碑山村乡亲们的记忆中,雷锋衣着整洁,生活俭朴,为人谦和,非常热心。他到村里不久,正赶上春耕时节,雷锋就带领全班战友,在完成任务后,或帮老乡干农活,或帮助大家挑水、起粪、扫院子。每次乡亲们从地里回来,家里的水缸总是满的,院子也是干干净净。5月2日,在下石碑山村发生了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雷锋雨夜送大嫂的感人事迹。在铁岭,雷锋用一心向党,向着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用语言和行为表现出的先进思想、道德观念和崇高品质,铸就成伟大的“雷锋精神”。新时代,我们仍然需要雷锋,雷锋已经成为中华民族一个向上向善的“道德符号”,一面永放光芒的“鲜红旗帜”。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雷锋精神是永恒的,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动体现,让雷锋精神在全社会蔚然成风,世世代代弘扬下去。”今天,铁岭更要进一步传承雷锋精神、弘扬雷锋文化、高举雷锋旗帜、续写雷锋日记、传颂雷锋故事,以更高的标准、更有力的举措、更务实的行动,努力当好学雷锋的示范者、带动者和领跑者,向新时代交出新的学雷锋答卷。

(三)家国情怀的担当精神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全党必须准备付出更为艰巨、更为艰苦的努力。”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时时刻刻都在体现着共产党员的担当与使命。回顾铁岭党史,也涌现出了一批又一批敢于担当、善于担当的党员干部。铁岭有最早在铁岭地区从事革命活动的中共党员、东北地区党的组织建设的先驱者、辽北第一党支部书记安永禄,1929年8月,带着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刘少奇的支持和重托,他开创性地建立了中国共产党在辽北地区的第一个党支部——中共满洲省委开原支部。他通过国民外交后援会和中学领导、教师组织学生和工商界开展抵制日货等活动,有力地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阴谋,从而成为了东北地区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的早期传播者和东北地区优秀的工人运动领导者,这是安永禄的担当,如果没有他在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时,听命于中共满洲省委的安排,不顾自身安危组建铁岭地区第一个党组织,那么铁岭地区的革命活动就很难开展起来,因此,他在中共铁岭地方史上占据着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中共铁岭地委党校的创始人、铁岭地委党校的第一任校长曾志也是敢于担当的代表,1945年11月25日,曾志随东北大军从延安来到辽宁,任中共沈阳市委委员兼铁西区委书记。1945年12月初,中共辽西省委决定成立中共辽西(吉)第一地方委员会,任命孔原为地委书记,曾志任地委组织部部长,管辖铁岭、法库、康平等县及沈北一带。负责主持地委机关的日常事务工作的曾志,始终坚持战斗在对敌斗争的最前沿,先后转战铁岭、法库、康平等地,领导中共辽西一地委建党建政、建立地方武装、建立第一道防线、创办地委机关刊物、发动群众等活动。1946年4月,由于国民党军队不断向北进攻,曾志仍然坚持留在一地委最前沿,领导铁岭、法库、康平、昌图的反奸清算、减租减息、分开拓地、剿匪反霸斗争,组织创办了中共辽西一地委党校,这是铁岭最早的党校,校长由曾志兼任。当时区村干部极为缺乏,大力培训本地积极分子充实到地方一线工作是当务之急,曾志指导地委党校举办了第一期干部培训班,共有学员200多人。1946年,曾志在铁岭、昌图、康平、法库指导发动群众工作,参与军事上开展游击战、壮大军分区和县区武装;地方上肃清地主恶霸、歼灭土匪、取缔国民党维持会;组织上培养大批贫雇农积极分子和基层干部,建立农会以及区、乡、村政权。由于曾志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使铁岭广大人民群众改变了国民党是正统的观念,对共产党、人民军队和人民政府更加信赖和拥护。

今天,利用好铁岭的红色资源、发扬好铁岭的红色传统、传承好铁岭的红色基因,赓续铁岭英雄先烈们的精神血脉,必须将“坚定不移跟党走”“不怕吃苦不怕累”“全心全意为人民”等红色基因继续发扬光大,让根植于铁岭的红色生命更具生长活力和独特魅力,从而为铁岭人民奋进新时代、起航新征程提供更加强大的精神力量。

(课题组成员:曹立清 宋艳 张帆 陶晓旭 王忠国)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