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文化】春梦依稀

2022-02-22 12:11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今夜,光,隐匿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就像我,依偎在北方深黑的夜里,春梦依稀。

风,离我切近,而梦,却渺远。风踩着梦的起伏而来,踩着岁月的水晶,微疼的碎片里折着微微的光。

风,在朝南的窗子外,朝南的窗子外是夜的枝柯,夜的枝柯挂满南风,南风里有微微的暖意和微微的润泽,微微的润泽氤氲着微微的疼,微微疼的裂隙里微光引领我痴念迷恋的魂魄。

今夜,南风为我招魂,在肉身三尺之上,在远离故园依稀的梦里: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仰望蓝天心里回荡一支歌,走进原野了哪些春草可以入药,畅想未来却不知道有什么喜痛会降临。

请为我走过弯路,遭受烦恼的过往招魂,请为我贪恋痴迷,享受过殊荣的蒙昧招魂。

我们和这个世界相爱了多久?在生之前,在生之后,在这被风吹拂的现世。

我们有多么相爱?层层落花覆盖的地面,是否因此充满甜蜜?

窗外的南风啊,你走了多远的路?你送来了什么,送走过什么?漫漫的旅程,一路相伴的都有谁还在?南来的风里谁在旋舞,歌吟,谁在与谁对话?相与其中的,有没有玫瑰花的前生后世,有没有柴门外老榆树上的麻雀、山鹰驮着的鱼儿,有没有一只童年的大黄狗……有没有一个男子唱给我听的那支兰花花?

我爱,依然爱着此刻被风招引的一切,它们是生动的,可爱的,充满生机和灵感的,是自然的,它们是江船渔火,是夜雨滋润的细叶和麦田里的禾苗,是柳稍头升起的一枚绿色月亮。

我这魂魄摇曳的肉身,天亮之后将会重新负荷尘世的使命,因此我倍加珍惜这黑甜、笨拙而且混沌的静谧,和静谧中的风声,风声中被敲打的窗,窗前落下的微尘,微尘里裹挟的旧念,旧念里你张望我的眼眸,眼眸里那个最好的我……

在光明降临前,我将要沉沉地睡去。即使如此舍不得和这风声里木质的 ,石制的,金属的记忆告别,舍不得停息对水的纹路的想象,舍不得穿梭过窄窄的门缝和尖尖的树梢弯弯的街道深情的风的痕迹,还有舍不得停止想念的你。

为了下一个完美生发的夜,为了梦里里轮回的热恋,我需要积攒勇气和力量,面对光的世界。

春梦依稀,唯知,你发光的世界,有我倾慕爱恋的全部理由。

张靖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