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报春花】走进老边沟

2021-10-20 09:44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红日升在东方,其大道满霞光。我何其幸,生于你怀,承一脉血流淌。难同当,福共享,挺立起了脊梁。吾国万疆以仁爱,千年不灭的信仰。”

这是颂咏华夏山河壮阔、歌唱人民幸福生活的歌曲《万疆》中的一段歌词。这首歌曲调大气磅礴,激越人心,有很强的带入感,让人仿佛看见跨绝壁越群山的万里长城巨龙般奔涌而来。歌曲一经推出便在网上网下一路飘红,尤为青年人所喜爱。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普通人也得以更全面地认识世界,同时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中国人民彻底摆脱绝对贫困是一件多么令世人仰慕的壮举。我们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上取得的令朋友叹服、对手妒忌的杰出成就,更是让国人坚定了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如今的中国人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自信,也更加热爱祖国,崇尚英雄。

我省的旅游城市本溪,素以本溪水洞、关门山、绿石谷等名胜著称,而今年,位于本溪满族自治县东营坊乡南营坊村的抗联遗址老边沟,又成为了众多旅游爱好者的首选地,人们带着感恩之心来此追忆历史,缅怀先烈。这种情怀与旅行完美结合的红色之旅,越来越受人们欢迎。

初秋时节的老边沟,虽说还没到遍野枫红的最佳游览季,但那数十载栉风沐雨后仍在见证峥嵘岁月民族风骨的抗联遗址,依然带给人们不一样的感动。

在抗联实物陈列馆聆听完讲解员的讲述,再亲身走进抗日联军战斗过的地方,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等抗联英雄形象即刻变得立体而生动,更有一种感召力扑面而来,不但激荡人心,更给固有的家国情怀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从老边沟开阔的山门进入,一条狭长的山谷出现在眼前,两侧山势陡峭,植被繁茂。从军事角度讲,大兵藏身于此,进可攻,退可守,实为理想之地。老边沟设有上下两条路供游人选择:坡上是两车道宽的柏油马路,游人和小型车辆穿梭不绝;沟底是专为步行者铺设的石板或木板路。导游说,沟里可供游观的安全景区延伸十华里,上下两条路中间有多处便捷小径连接,可以随意上下。于是,一行人分成几个小组,我所在的小组首选坡上柏油路出发。

行进一段后,发现这里气温明显偏低,那些原始树木竟然开始落叶了,踩在脚下,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正在犹豫,忽听沟底传来一阵阵说笑声,透过稀疏的树影俯瞰,隐约可见小桥流水,植被也比这边繁茂得多。寻捷径下到沟底,才恍然刚才我们走的是沟的南面,因背阴,温度较低,早早出现落叶现象,而沟底和北坡日照充足,所以植被葳蕤,依然郁郁葱葱。于是感慨,古人称山南为阳,山北为阴,沟谷河流北为阳,南为阴,今天真正见识到其中玄妙了。

走进老边沟便会发现,这里除脚下道路外,清澈的溪流、嵯峨的山石、种类繁多的植被、隐没在山谷里的鸡鸣鸟叫,都带给你自然的质朴与原始的神秘。许是老边沟与绿石谷同属一个山系的缘由,这两处的地形与自然景观极为相似,都是植被繁茂的群山中隐藏的一道天堑,峡谷里泉水淙淙,于低洼处汇集成灵动的小潭,湿度大,负氧离子含量极高,经年累月的浸润后,连石头上都生出了青苔,变得圆滚滚绿茸茸的了。峡谷两侧也都是悬崖陡壁,怪石嶙峋,间有绿植点染其上,那该是采药人和探险者的理想之地吧。因为山城本溪还以药都闻名,山路的两侧肯定隐藏着不少珍贵的野生中药材。行进中有朋友开玩笑,说大家多留神脚下啊,不定哪位一脚下去就踩到了千年老山参,那可就发大了。

说笑时,导游大声提醒:不要随意乱走啊,这里不但有松鼠、山鸡、野兔、野猪等野生动物,今年又出现野狼了。大家更要注意脚下,防着点儿灌木丛里爬进爬出的种类繁多的长虫。大家明白他说的长虫就是蛇。听了他的话便断定,当年抗联选择此处为根据地,除了复杂崎岖的地形便于隐蔽,还应该是看上了这里有丰富的饮用水、药材、野果以及野生动物等等赖以生存的诸多自然条件吧。陈列馆讲解员就说过,抗联将士曾凭借地利人和,以弱胜强,在周边打了两场重要战役,歼敌170多人呢。

拐过一道弯,出现一片开阔地,阳面峭壁上刻着八个红色大字:抗联英雄,民族脊梁。字体上面直到崖顶处,高高矗立着六位抗联将士的雄伟雕像,个个柱天踏地,神态硬朗,目视前方。

在我以往有限的认知里,依山所建的塑像多为佛祖、圣贤类人物,而在老边沟,那些巍然屹立的抗联英雄却是这里的山中之魂。有了他们,整个山谷、山脉都雄伟庄严起来了。敬仰之情油然升起。

在游人争相与雕像合影留念之时,我却被雕像左上方延伸出去的一条小径吸引,独自拾级而上。

沿45度的斜坡攀上20几米,可见右侧斜卧着两块高度均在两米开外的巨石,两石倾斜面构成能容两三个人的夹缝,上面有几根明显是人为搭上去的枝条,构成一个不太规范的掩体。再走近些,发现巨石上刻有浅浅的“哨所”二字。于是恍然,原来曾经是抗联部队的前方岗哨。

置身于这天然浑成的哨所前,忽有种居高临下傲视群雄之感。这里确实视野开阔,周围还有茂密的树木作掩护,前可瞰沟底纵深情形,后可听石壁左右动静,如若发现险情,还可抄捷径迅速躲进大山深处。这么遐想时,电影里哨兵站岗的场景便成为眼前的蒙太奇:不远处立着消息树,鬼子一露面,哨兵便立刻跑过去推倒它,给人们报信;村民们就带上粮食、牲畜、鸡鸭鹅狗等躲进山谷或藏进地道,民兵、游击队员等则各自找到有利地势,有的向敌人开冷枪,有的在路上埋地雷,不见鬼子不拉弦儿……

虽说这一切都在潜意识里进行,但却真的会让人产生一种哨兵的使命感,人也豹子似地警觉起来,屏声,敛气,耳朵竖起,只用鹰隼般的眼睛左顾右盼,捕捉着每一个可疑目标。透过山林,发现对面岿然凸起一块浅色山岩,仿佛顶盔披甲的白袍大将军,正如自己一般居高临下,横刀立马,傲视着整个山谷。

想当年,目光凌厉的杨靖宇将军,是否就如此这般站在高处,依仗过人的军事才华和顽强的战斗精神,带领部队以极简的武器战胜装备精良的入侵之敌,取得一个个振奋人心的胜利呢?

矗立于抗联哨所前,头顶是白云飘悠的蓝天,周围是树木繁茂的山林,远处有山风呼啸,近处是落叶飘飞,脚下还不时发出沙沙的响声,仿佛这峡谷深处隐藏着千军万马,只待一声令下,便蜂拥而出,杀退所有犯我中华之敌。

正在心胸澎湃时,脚下忽然传来浑厚的男声合唱:“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循歌望去,几个同行旅友手端长短不一的枯枝做持枪状,弓着腰身,边唱边临深履薄地逡巡过来。在他们身后,又传来了更多男女的唱和声:“在那层层的密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在那高高的山岗上,埋伏着我们的好兄弟……”

被这激昂的歌声感染,居高临下的我也舞动双臂加入到合唱队伍中:“没有吃没有穿,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跑,敌人给我们造。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无论谁要强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在抗联英雄塑像前的抗战歌曲大合唱,把旅游气氛推向了高潮,似乎所有人都变得亲熟起来。可情绪平静下来后,汗一落,小风儿一吹,后背明显感到了凉意。忽然想到战争年代,在零下30几度的严冬时节,抗联将士在生存都成问题的情况下,还要与倭寇展开殊死战斗,那该是怎样的信念和超乎常人的意志在支撑着他们呀!

继续沿沟底前行,到达一块略显平坦的高地,导游告知,这就是当年杨靖宇将军用于召开军事会议的司令部遗址。人们不禁讶异,边嘘声感叹边用心查找细微之处,气氛顿时变得庄严起来。

想当年,杨靖宇将军曾担任过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1937年12月,又被确定为中共七大筹备委员会25个委员之一。如此杰出的人,就是在这样的一方之地运筹帷幄,率领东北抗联坚持了长达九年的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牵制住数十万日寇不能入关,有力地配合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战争。

在“司令部”不远处,一块标注“抗联遗址”字样的巨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那石头上竟然斜着生长出了三棵粗细不一的小树。有好事者攀上去仔细查看,发现三棵树是同根生长出来的连体树。那干巴巴的树根从石缝里执拗地挤出来,斜探着身子,表皮疙疙瘩瘩,却掩不住遒劲的生命之力。

这些石头上长出来的树木,在匠人眼里,绝对不能算材,但在骚人的心目中,却成为一道风景,一个启人心智的生命奇观,就仿佛原始森林里以草根皮带为食的将军不屈的信念和顽强的生命力。

著名作家张正隆在他的纪实文学《雪冷血热》中说,在人类反法西斯的历史中,再也找不到一支武装力量,像抗联那样,面对强大的敌人,在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全凭人的意志和不甘当亡国奴的中国心,与入侵之敌进行不屈不挠、艰苦卓绝、悲壮惨烈的斗争。

今天,在建党100周年、国庆72周年的特殊时刻,生活在共和国旗帜下的中华儿女在建设幸福美好生活的同时,更不会忘记那些为建立新中国赴汤蹈火的先辈。我们在缅怀先烈、礼赞英雄的同时,还应大声发出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做中国人的拳拳之声。

在这个国庆节前夕的朗朗秋日,我庆幸自己走进了老边沟,重拾历史,拜谒英雄,感恩先辈。

绵绵群山,是铭记中华儿女民族气节的历史丰碑。

潺潺流水,是传唱抗联英雄舍身取义的不朽赞歌。

群山屹立,英名永存。

付桂秋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