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昌图红顶山兵营

2021-09-22 09:53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红顶山兵营,位于昌图老城东北,距城约4公里。兵营建在红顶山上,故名红顶山兵营。

传说这里原是一无名土山,嘉庆初年,有山东省人逃荒来此首居,因聚落在较平坦的土山附近,故名平顶山。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常备军陆军第五协统卢永祥、标统唐天喜奉令率部调驻昌图,深感借用民房驻兵多有不便。后经上级允准与地方协同,于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5月,在平顶山购得土地八百余亩,筹划并用士兵造坯垒墙建营房三千间,于9月竣工,营舍可容三千余人驻防。

众所周知,清朝官员的服饰有严格的规定,依据品质、数量、颜色的不同,来区别官位的大小,是不许滥用的。顶戴,是官员戴的帽顶,在清朝如果说“平顶”,就意味着被削去官职,所以清朝的官很忌讳“平顶”二字。在清朝,一二品官员的顶戴都是红色的,为了讨个吉利,日后也好步步高升,就把这“平顶山”改为“红顶山”,兵营也就叫红顶山兵营了。

卢永祥带兵驻昌图红顶山兵营三年后换防,继由三十九师的崔营长、二十八师的靳营长相继换防。靳营拔防后,营舍空闲,由当地巡警所派人代为看管。加之多年没有维修,遂多处损毁。

民国十二年(公元1923年),奉天二十六旅工程处派经理张宝珩监督改建,金花公司承揽此项工程。为满足营房用地,又在周边购买民田110亩;在亮中河南北滩购得土地80亩,建青砖窑8座,红砖窑40余座,均由陈博文承包。由于金花公司施工不利,又改由其他公司接办,耗时六七年之久,仍未能全部竣工。

民国二十年(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略军炮轰沈阳北大营,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了。20日,日军铁道守备队第5、第6大队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向红顶山兵营发起攻击,兵营屋舍多处被炸毁。当时红顶山兵营有东北军20旅常经武所带领的十七团驻扎,该部守军根据不抵抗命令,为“避免冲突”撤往辽河以西的法库;红顶山兵营遂为日军所占领。

伪康德元年(公元1934年),日本帝国主义借口为保中长铁路畅通与加强南北满之间要枢的稳固,除派日本守备队进驻二道沟车站(今昌图站)外,又派伪满蒙骑兵进驻昌图城。当时红顶山兵营因遭战火洗劫已大部焚毁,伪陆军部招大兴公司进行维修。后来,红顶山兵营成为伪第一军管区混成第五旅骑兵八团及各伪军常驻营地。

红顶山兵营建成后,首驻部队为陆军第五协统卢永祥、标统唐天喜所部,宣统三年(1911年)由巡防后路营营长诺门巴图换防进驻。

民国元年(1912年),陆军二十七师一○五团步队第三营营长崔俊臣带队驻扎红顶山兵营。

民国四年(1915年),巡防后路中哨哨官彭景昌、德吉纳带队调驻红顶山兵营。

民国五年(1916年),巡防后路步队第六营管带李有田率部调驻红顶山兵营。

民国七年(1918年),第四混成旅第八团第二营调驻红顶山兵营。

……

民国十四年(1925年),骑兵二团开拔后,镇威第一补充旅第二团调驻红顶山兵营。

民国十九年(1930年),陆军二十四旅旅长黄师岳、十七团团长常经武,先后率部驻扎红顶山兵营。

昌图沦陷后,只记有伪第一军管区混成第五旅骑兵八团驻兵红顶山兵营,其后转换部队的番号、人员等,已无档可考。

昌图沦陷后期(1944年~1945年),伪满陆军第十五工兵队驻防,队长为中校李泮池。伪满骑兵团少校团长秦焕章亦带队驻扎红顶山兵营。

1945年“八一五”光复后,境内局势混乱不堪,兵营无人经营,营舍及其附属建筑物遭到拆毁,残砖片瓦已几无幸存。此后,国内战事日繁,营舍毁损日甚,到1948年春全境解放时,红顶山兵营已经成为一片废墟,连地基砖石也挖掘殆尽了。

昌图县史志办苏相林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