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报春花】腹有诗书家清凉

2021-08-16 08:21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入了伏,天气热起来,睡眠质量变差。先生起了口疮,女儿长了痘。协调肠胃,一周以来早餐都偏素。为了这个素也能撑起色香味,颇费一番脑筋。

其实素食更麻烦,不像肉食,煎点儿牛排、香肠,抹上调料,烤箱定上时,早晨最少可以赖床二十分钟。可素食不同,讲究新鲜,以鲜取胜,必须早晨现摘现做,或炒或拌。

这天我又起了个大早。把青笋去皮,切丝,开水焯过,盐水拔凉,备用;又切了红椒丝配色、泡了粉丝。然后准备油焖菠菜,准备花生碎,菠菜洗净,切蒜茸。拌的拌,炒的炒。早餐桌上,三碗凉面,怕太素,每碗还配了两片杯口大小酱牛肉,雪白的面丝伴着牛肉,飘着翠绿的香菜,除了先生那碗,还有红通通的辣油,靓丽可人。青笋红椒丝加了白醋,青透爽口;蒜蓉油焖菠菜芳香四溢。菜品上桌,眉眼带笑,每一个毛孔都敞开怀抱,期待赞赏。先生没什么,闷着头吃,女儿吃了两片牛肉就放下筷子,嘟囔着,我都闻见对面家炖肉香了。先生瞧见我的脸色,碰碰女儿的手臂,笑着说:“宁可一日无肉,不可一日无竹。”女儿还是望菜兴叹,不肯动筷,嘴里念叨:“超市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说完,还眯起眼睛,吧嗒吧嗒嘴,一副挑衅的样子。我点了点女儿的额头说,“哪有猪肉贱如土,对面青山绿更多。”女儿假意嗔怪地“哼”了一声,拿起了筷子……

尽管劳累一大早晨没得到期待的夸奖,那顿早餐还是吃的印象深刻。

有一天夜里下大雨,早晨女儿想偷懒不去晨跑,我喊了几次没效果,就跑到她房间,拿起去黄山旅游时买给她的一柄小桃木剑,边轻拍她的后背边舞,唱道:“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然后又学勾践卧薪尝胆样,指着女儿说,“肥肉,掉了吗?肌肉,长了吗?你的2000米测试,过了吗?”看我载歌载舞的模样,先生哈哈大笑,女儿赶紧一骨碌爬起来,边穿运动衣边说,“老妈,我可怕了你了!”一路笑着跑下楼去。

某天女儿要出去会同学,长长的头发想挽个髻子,却怎么也不满意,时间快到了,她焦躁起来。我灵机一动,绕着她身前身后看看,拍了拍挽在她脑后的小丸子,笑说:“叶底青丝乍委纕,枝头碧子渐含浆。宝贝儿,你这一身的绿衣裙,配上这么精致的一个小抓髻,真像一棵亭亭玉立在风中的核桃树啊!”女儿在镜前转转,开心地笑了,拍着手说,“谢谢妈妈。”欢快地跑了。那天因为这种核桃树的自信,女儿在聚会中玩得特别开心,交了好几个新朋友。

亦舒说过一句话:“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岂是一项艺术,简直是修万里长城,艰苦的工程。”两人如此,何况是有代沟分叠的三口之家?欢乐和谐许多时候是乌托邦的理想,身临其境还是有难度。除了不时告诫自己革命尚未成功、我辈常需努力,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许多尴尬、许多冲突,用点儿古诗词润滑一下,就少了许多鸡飞狗跳,多了优雅幽默。

一个家庭的微调,也许只差点儿古诗词的功夫。

小轩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