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龙首山)爸爸的眼泪我的痛

2020-11-20 10:34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爸爸71岁,属牛。正月初四是他的生日,这一天,我们兄弟姐妹们都聚在我们家给他过生日。我和姐姐们下厨,让我们家的夫婿们陪着爸妈说着话,孩子们追逐嬉戏在各个房间,我和姐姐们在厨房把爱奏进叮叮当当的锅碗中,融在暖暖的炉火里。

自从十几年前爸爸病倒的那一刻起,可恶的病魔就一直地缠绕着他,让他每天备受煎熬, 但是当我端起饭菜走进爸爸的卧室时,看到爸爸的眼里有满足的温柔,有幸福的享受,就像冬日的暖阳流淌着,细看时,眼里还有浑浊的泪。我微笑着说:“爸爸我来喂你!”心,却在刺痛。

爸爸的泪在眼里,我的泪在心里。

爸爸慢慢地贪婪地咽着我送到他嘴里的饭菜,他的幸福和满足,让我的泪打湿了自己的心。“爸,今天是你的生日,看你还记得自己多大岁数吗?”

“啊……啊……”爸爸笑了,嘴里含糊不清的,用手指着我。

我的好强的爸爸啊,我的倔强的爸爸啊,我的劳累了一辈子的爸爸啊,什么能改变你的性格和秉性呢?当年的贫困改变不了你,十几年的病魔折磨仍然改变不了你!

其实,最近几年,每逢过年或是爸爸的生日,我们都会问他的岁数,每次爸爸也都是像现在一样的表情,一副不服输什么都记得的样子,可每次也都是在我们告诉了他去年的岁数时他才会记起今年。 望着病重时候只会张嘴发音已说不出话的爸爸,我又告诉了他去年的岁数,望着爸爸想起今年的岁数如孩子般兴奋的用手比划着时,我的脸仍然是赞许的微笑,胸膛里仍然是揪心的痛。

爸爸的好强和倔强在家里是人见人怕的,即使是现在伺候了她十几年的妈妈也没有讨到好。十几年里,哪一次脚忘洗了,爸爸会喊;哪一次衬衣晚换了几天,爸爸会喊;哪一次衣服上的一颗扣子扣错了,爸爸会喊;哪一次卫生间的灯忘关了,爸爸会喊……可是,对我们,他的儿女们,十几年里从没有过一次不满,哪怕是责备的眼神。

这就是爸爸,这就是父爱,天下父母心,深深舔犊情。岁月可以老去他的容颜,病魔可以摧毁他的身躯,却老不去摧不毁父亲的权利!

爸爸吃完了,我把头放在爸爸的肩上,脸贴着爸爸的脸:“爸爸,祝你生日快乐!”

爸爸用他的一只手掌摩挲着我的头,兴奋地咳嗽起来。

爸爸瘦弱的怀抱真的温暖,真的安详。有个爸,真好!

晚上,爸爸坐在沙发上,关了灯,燃红烛,切蛋糕。当我们一家人唱起生日歌时,在我们欢呼的掌声里,爸爸竟是容光焕发,也跟着不成调地哼起生日歌,执拗地要为孩子们分蛋糕。

此时此景,我的泪在心里,不敢在眼里流。

我不知道,此刻的烛火,还会有多少次点燃,我只知道,此刻的爸爸是幸福的、满足的;我不知道,爸爸的明天会是怎样,我只知道,有爸爸坐在这里哪怕是躺在这里,我的明天都会拥有“儿行千里母担忧”的牵挂;我不知道,我的生命是否茁壮和灿烂,我只知道,给我生命的人的生命正在枯萎;我不知道,所有的儿女是否都正在爱着他们的父亲,我只知道,所有的父母一定永远的爱着她们的儿女,哪怕是老得没了话,病得不能动……

真心祝愿天下所有的儿女,及时行孝。哪怕是溪流之于大海,飞雪之于阳光,流岚之于天空……

开原市红旗小学 梁雪秋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