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龙首山)

村子里来了城里人(小小说)

2020-10-12 10:39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二锁是成山的“通讯员”,刚吃过早饭,便来给成山送信:“二丫回来了,开来两辆吉普车,八成是发大财了!”

成山前脚刚跨出门,后脚又回来了。瞪大眼睛朝老伴淑芬喊:“我是她叔,出去六七年了,不来看我,还让我去看她?”淑芬也提高了嗓门:“谁让你去了,朝我发哪门子飙?”

到了中午,有人告诉成山,二丫这次回来,带来六七个人,在房子周围转了几圈,比比划划地不知说些什么。有个人还画了一张图,画完,都走了。

成山手插腰骂二丫:“狼心狗肺的东西……没良心的东西……到了家门口,也不来看看我……”

难怪成山骂二丫。二丫上中学的时候,父母相继去世,是成山帮她找的对象,又帮着盖了三间房。可房子没住几天,就到城里打工去了。

“不好了,来了十多个人,正在扒二丫的房子呢。”二锁趿拉着鞋,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

“扒就扒,我才不管呢!”成山嘴上说不管,两条腿比谁跑得都快。

来到二丫家,一伙人在揭房上的瓦,一伙人在拆土炕,还有一伙人从车上卸沙子、水泥、瓷砖等。成山明白了,这不是拆房子,是要重新装修房子。莫非二丫真的挣大钱了?

装修工程进展得很快,不到两个月,展现在成山面前的是一座白墙、灰瓦、飞檐,大玻璃窗的新房。屋外,花岗岩铺的甬道,镂花的围墙,朱漆的大门,很是气派。成山糊涂了,二丫这是要干啥呀?

房子装修好了,二丫也回来了。这次没进家门,先来看成山。从车里拽出两个大包裹,全是名烟名酒和保健品。成山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对二丫的气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二丫说,这些年在一个公司的食堂当管理员,五六百人吃饭,整天忙得脚打后脑勺,根本没时间来看叔。又说,公司的王总是她的大恩人,他有浓厚的思乡情结,退休后偏要到农村来住,儿子拦不住,就同二丫商量,正好二丫的房子闲着,就把老两口接来了。

成山不听便罢,一听气得直拍大腿:“农村有啥好的,花这么多钱装修,比盖一座新房都贵,这不是烧钱吗!”

淑芬怼他:“你这不是酱缸冒泡生咸(闲)气吗,花你的钱啦?”

成山没话说了,又是挠头又是跺脚。

二丫将叔婶介绍给王总夫妇。成山支支吾吾地应酬几句,眼睛一直盯在室内的装修上。房间里哪还有从前的影子啊!比高级宾馆都强。尤其是茅房,白得像雪一样,在这里拉屎撒尿,吃馒头剥皮——太浪费了!

看够了房子,成山才转向王总和夫人。王总长得很年轻,一点儿也不像六十五岁的人。尤其是夫人,脸白得像精粉馒头似的,还涂了口红描了眉,像个电影演员。

淑芬一进屋,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看这儿,摸摸那儿,自然自语地说:“我啥时能住上这样的房子呢!”声音不大,却被王总夫人听到了。笑道:“啥时来都行,我们欢迎。”

淑芬的话像一把火,燃起了成山的希望。他心中暗想,城里人三分钟热血,住几天就够。到了冬天,北风一吼,不把他们冻跑了才怪呢!他们一走,房子就是我的了。成山越想越觉得有盼头,心里比灌了蜜还甜。

王总夫妇的到来,让淑芬再也不安分了,整天像个跟屁虫,人家干啥她干啥。王夫人早晨打太极拳,晚上舞剑。淑芬先在一边看,看几天就跟着比划。淑芬还协助王夫人成立了健身协会,王夫人出钱给每个人买了一套服装。

清明刚过,王总家停了一辆大卡车,下来五六个人,在房前屋后栽了花卉苗木。还辟出一角,种了各种蔬菜。淑芬把王总剩下的苗木都栽到自家的院子里。

天气转暖,各种花草竞相绽放,惹来一群蝴蝶蜜蜂起起落落。王总夫妇戴着草帽,不停地在院子里忙活。淑芬也不打麻将了,一有空闲就学着栽花种草。

淑芬从王总家回来,拿来几瓶化妆品,对着镜子不停地照。成山嘲讽她不安分守己,不务正业。她当成耳边风,依然我行我素。

一天晚上,淑芬说:“咱也把厕所改在屋里呗,省得夏天熏鼻子,冬天冻屁股。”

成山本来对淑芬就有意见,一听说要改厕所,没好气地说:“我是个农民,比不了王总,你要想过王夫人的生活,除非再找一个!”

淑芬压住火气,耐心地说:“我也不是想和王总比,如今咱的日子好了,总不能老套套老章法吧?你看王总夫妇活得多滋润,打冷眼看,王总得比你小十岁。”

淑芬不提这茬儿还好,一提,强烈地刺激了成山的自尊心。自从结婚到现在,淑芬不止一次地说他长得老、长得丑,现在又和王总比。一想到王总,成山的心就堵得慌,今天似乎堵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嚯”地从床上蹦起来,把王夫人送的化妆品扔了出去。骂道:“你和王总过去吧!”

这下把淑芬惹急了,跳着脚大哭大闹:“我想过几天好日子有啥不对……王夫人比我小八岁,见面时管我叫姐姐,叫得我脸都没处搁……就算我相中王总了,你去问问,王总能相中我吗?”

淑芬的话像一串连珠炮,轰得成山清醒了许多。是啊,淑芬错在哪儿了呢?

成山一宿都没睡好。

刘中华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