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龙首山)雨后读秋

2020-09-14 11:10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雁队遥迁一路歌,牛群觅草半坡哦。风扑稻谷千层浪,雨落清河万点波……

秋雨洗亮了湛蓝的天空,洗净了舒卷的云朵,洗清了犯困的眼眸。空气清新得让人陶醉,总想大吸几口,储存起来。

田中的稻谷在秋风的吹拂下,金波翻涌,一浪追着一浪远去,稻穗交头接耳,语香沁人心脾。春种一粒籽,秋收万颗粮,这丰收的年景,醉了农人的眼,甜了农人的心。

路边成熟的高粱,燃起一片火海,烈焰浮动,汹涌澎湃。玉米棒子粗壮得像庄稼汉的大臂,秸秆挺拔直立,笑沐金风。它们以饱满的热情,向农人兑现了初春的承诺:孩子的书本,老人的血压仪……

通向原野的路,有点绵软,却不沾脚。路边的野花早已凋谢,遗下半黄的叶片随风摇摆,青蒿的颜色也被霜抹了去,叶子蜷缩,蒿秆顺着风向歪斜。只有婆婆丁似乎忘了季节,金灿灿的花朵依然清新,验证着那句“无知无畏”。风抖落了树尖珍藏的甘露,有几片黄叶不舍地跟随下来,演绎着落叶知秋。新黄的草尖顶着一点点晶莹,在雨后的阳光下闪耀。

长满荒草的山坡前,老翁手摇皮鞭,嘴里哼唱着自创的小曲,惹得牛群跟着低吟。牛犊跟在妈妈的身后,时而玩耍,时而挑食还未枯透的青草。山顶上的树木,叶子稀疏了,身形却高大强壮了。

河道边,一片片芦苇摇荡着柔软的银白色穗形花,如一只只慢游的小船,上扬着风帆,炫耀着独一无二的风景。蒲草叶子有些消瘦了,她用营养粗壮了名叫蒲棒的果实。

漂浮的菱叶青黄相间,是秋水上的动感图画,叶下一根如线长茎牵着牛角模样的果实,就像母亲连着婴孩儿的脐带。一对鸳鸯不嫌水寒,饶有兴致地嬉闹着,秋水小圈追逐着大圈,一直扩展到芦苇荡。

大雁有序地排成人字,“嘎嘎嘎,”一路飞翔一路歌唱,去南方寻找新的温暖,有力的翅膀,转瞬消失在云朵里。

向晚观秋色,八方罩锦霞。秋天的黄昏美得无可挑剔,万物笼罩在柔柔的夕阳中,本就黄灿灿的秋,又镀了一层神秘薄金,偌大的世界俨然是一座辉煌的宫殿。这美,凝成了一幅绮丽的画卷,却无需画家的彩墨和构思。

秋季,浅黄、深黄,夹杂着星星点点倔强的淡绿,无时无刻,无处不散发着成熟的秋韵。

秋,我与你同龄,正是人生的秋季,我在大自然中读你,你是伯牙,而我是子期,我明白,秋不是枯萎,而是经历了春的青涩,夏的热烈而走向成熟,走向稳重,走向农人的梦想的季节。你将绿色深藏,期待春天的再一次爆发。而我,将青春积攒,用它酿一杯回味无穷的美酒,把夕阳饮醉。

铁岭县 于冬梅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