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龙首山)公爹说跟党走

2020-09-14 11:06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1930年农历三月十七,辽宁省法库县法库镇代家庄的一个王姓石匠家里,传出了新生儿的哭声。这是继7岁的大女儿之后,出生的第二个孩子,也是唯一的男孩。父母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将来德才兼备,给他起名叫“成贤”。

石匠的手艺还是蛮精的,方圆百八十里农户用的石碾子,石磨等活计都找他去做,虽然挣不了几个钱,但是将供嘴还是没问题的。哪知天有不测风云,石匠突然得了一场大病,丧失了劳动能力,无钱医治。虽有千般不舍,怎奈阎王爷无情,不得不撇下体弱的妻子和一双儿女,那一年,儿子5岁,女儿12岁。

为了养活两个孩子,石匠妻子给有钱人家当保姆,可日子还是难以为继,不得不投奔长山沟舅舅家,靠着亲戚接济艰难度日。转眼过了两年,小男孩7岁了,能够完全听懂大人的话了,他的妈妈就把他送到澡堂子当“小打”(递毛巾擦地的小工)。9岁的时候,已然当小男子汉使唤了。为了带出一张嘴,就去村里给地主扛长工,只管吃住不给工钱。每天两头不见日头地干,除了放牛,还要扫院子抱柴禾,扒炉灰喂牲口……平时吃的就是苞米饼子高粱米饭,就着大酱和咸菜疙瘩,只有初一和十五才能吃到熟菜,沾到一点油星。毕竟是个9岁的孩子,偌大的山上就他自己跟一群牲口,一个人经常坐在山坡上哭喊着:“妈妈,妈妈,我想回家!”村里人听了无不摇头叹气地说:这孩子真可怜。

就这样在水深火热之中熬过了一年又一年,当初的小长工长成了18岁的大小伙子了,他再也不想继续过着被压迫被剥削的苦日子了。1948年农历二月,逃离了地主家,跑到县里参加了革命队伍。最初安排在县政府给财粮科科长当警卫员,后又分配到政府当通讯员,给县里各区送文件。老话说:“人怕逼,马怕骑”,斗大的字不识几个,怎么能完成送信任务呢。他就每天请人写几个字在纸条上,揣在上衣口袋里,即使骑在马背上,脑子里也背着生字。在路边休息,也拿根树枝草棍在地上划拉,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一般的字都认得了。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是共产党把我这个孤苦伶仃的放牛娃从苦海里救出来,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一定努力学习好好工作,报答共产党。

黑土地上长大的孩子,就像一粒种子,在共产党这阳光雨露滋润下,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在党组织的培养下,1950年刚刚20岁的他就入了党提了干。从一个大字不识的放牛娃,成长为一个国家干部。

土改完成后,国家在大孤家子成立国营农场,年轻的他,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从基层做起,认真完成上级交给的各项工作。25岁开始当大孤家子农场副场长,后当了场长,一干就是15年。每天跟农场工人们一起参加生产劳动。防汛排涝,打药灭虫,育苗插秧等,他都坚持做到以身作则,和工人同甘共苦,用实际行动践行入党时的誓词,领导全场工人共同拼搏,到1966年时,粮食单产已“过黄河”——达到600斤。

他当了15年的农场场长后,又去种子公司担任书记兼经理。为了早日培育出优良种子,起早贪黑到育种队检查指导,使法库县提前实现了良种化,杂交化,达到全县种子自给有余,为农业丰收作出了很大贡献。1977年法库种子公司被评为辽宁省种子工作先进单位,历年都被评为地、县先进单位。

他永远忠于党,听党话跟党走,做党的忠诚干部。也不断告诫我,要为党的事业奋斗了一辈子!他就是我的老公爹。我也经常把他的革命故事讲给儿女们听,只为把红色基因代代传承下去。

银州区 刘亚玲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