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龙首山)絮儿纷飞

2020-06-28 11:22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轻柔有谁怜,流艳惹人观,誓将白首付于春,总被风吹散……”这不是古诗词,也不是出自当代名家的手笔。而是我高中时代一位同寝的“大作”,当时她贴在床头借以咏志,被同学们惊为天人。

从此我对飞絮总是心有所念,后来书读多了,才知道被现代人讨厌的飞絮,在古诗词中是一种柔美凄婉的的意象。从“枝上柳绵吹又少”的夏日美景,到徒生“天涯何处无芳草”的无奈感叹。从深锁宫闱的阿娇,到身陷囹圄的文天祥。飞絮寄托了文人墨客太多的离愁别恨。

刚上高中时,我们在校西墙栽下一排杨树。在植树之前的动员会上,校长说这次栽的是雄树,不会飞絮。我那个时候才知道这杨树柳树也有男女之分。飞絮来源于伟岸的大树,却没了大树做依靠。漫天飞舞却没有目的,飘摇零落,散漫于天地。再移情于人,或是身在异地、或是前途渺茫,或是心无归属,或是世事纷杂……总之,飞絮代表的是伤感是种无奈。

二十年后,我们几个同学又重返校园,当年手腕粗细的树苗已经长得比成年人的腰还粗了,抚摸着斑驳的粗糙的树皮,我不禁又想到了“树犹如此,人何以堪?”那句成语。当年一起植树的同窗早已各奔东西,人生际遇不同,处境也大相径庭。那位在宿舍咏絮的同学毕业之后去了南方,听说是经历了短暂婚姻之后又辞职出国,从此后再无音讯。

活到这个年纪,感觉人的情感不能太细腻。越是多愁善感越是命运多舛,越是瞻前顾后越是历经坎坷。真不如做个凡夫粗汉,每日柴米油盐,吃饱喝得,一世快活。

其实换种思维,就会发现飞絮带给人们不仅仅是睹物情伤。春光明媚,树絮纷飞,这是生命在春风中徜徉,没有束缚,没有羁绊,随遇而安。柔弱的身躯承载着生命的希望,尽管生存的几率渺茫,但是总是可以创造生命的奇迹。飞絮代表的不再是柔弱,不再是飘乎不定,是一种别样的生存方式,展现出生命非凡的力量。

我们已经不能选择降落在何方,单至少还能选择在降落前,带着希望飞翔。

调兵山市 周慧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