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龙首山)小时不懂端午节

2020-06-28 11:21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小时候,不懂得什么叫端午节,只知道农历五月初五叫五月节,五月节就能吃到粽子,就能吃到煮鸡蛋。长大了才知道,原来她和春节、清明节、中秋节并称为中华民族传统的四大节日。端午文化在世界上流行广泛,在中国的民间就更是家家户户的重要日子了。

俗话说“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的确是的。中国各地的生活习惯不一样,各家各户的过节习俗也不一样。

记得小时候,每年的端午节这天,母亲都会起个大早,在太阳还没出来之前,煮好鸡蛋,又给我们的手腕上系上五彩线,绑个小条帚。把已经泡了两天一夜的糯米和粽叶刷洗干净,足足包了一大蒸锅。青绿色的粽叶,包裹着珠圆玉润的糯米,再点缀两颗红枣,白是白红是红的。待开锅冒气时,粽叶的清香,粽子的甜香缓缓地从锅中溢出来,一会儿就弥漫满屋。扑鼻的香味儿也把睡梦中的我们熏醒。睁眼看看,母亲正拿着熟鸡蛋,轻手轻脚地挨着个给我们骨碌呢。只见她从我们的额头开始,顺着鼻梁,嘴巴,脖子,前胸……把鸡蛋一点点地骨碌到脚尖,一边骨碌着鸡蛋,还一边不停地祈祷着:“骨碌骨碌运气,骨碌骨碌运气。”听母亲说,这是为了把好运都骨碌到身上来。或许真是母亲的虔诚感动了上苍,心诚则灵吧,我家六个姐妹兄弟和我们的孩子,以及孩子们的孩子,运气真的都很好,各家生活得都很幸福。这么多年来,母亲的这个做法,已经成了我们家不成文的传统。

看着母亲认真的样子,我们都乖乖地躺着,微闭着双眼,静静地等着,等着,等着母亲那慈爱的目光,等着母亲那温柔的双手,等着那温热的鸡蛋慢慢地滴溜溜地从身上滚过。直到母亲用鸡蛋都给我们骨碌完后,我们才能从炕上爬起来。这时候父亲也从外面采艾蒿回来了,窗户和门框上都见缝插艾。又把几棵艾蒿放到脸盆里,让大家洗脸,说是夏天不招蚊子咬。就好像是一套操作程序似的,只有都完成了,才能坐在饭桌前。看着盆里香喷喷的粽子,碗里分得的两个鸡蛋,肚子早就禁不住美食的诱惑咕噜噜叫着,全不管烫不烫手,迫不及待地剥掉粽叶,蘸点白糖,咬上一口,嘿嘿,那一丝丝一缕缕的粽香,顺着鼻腔一直沁入心脾。

我是不喜欢吃黏食的,却偏偏又对粽子情有独钟。

冰心说:“童年呵,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在我“真中的梦”里,是那一片片粽叶飘着的清香,是那一棵棵艾叶染绿的洗脸水,是那鸡蛋在身上滚过时痒痒的笑。在我“梦中的真”里,是那胖乎乎穿着漂亮绿衣的粽子,包裹着一颗颗甜甜的红枣,味道是那么的甜香,是父亲母亲那满满的爱意质朴而绵长。

银州区 刘亚玲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