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王局长的自行车

2020-05-18 13:09来源:

【字体:

走廊不许存放杂物,是物业的王八屁股——龟腚(规定)。可那天,忽然出现一辆自行车,奇了怪!

那是辆永久牌黑色大链盒二八自行车,年代感十足。虽然横梁的黑漆有些磨损,表面略带浮尘,但依旧难掩未曾积垢的底色,看得出是精心保养过的。想起父亲在世时也曾有过这样一辆“大永久”,不由得心里一暖,遂多加关注。

听邻居说,这是三楼市税务局王局长的父亲带来的。人家老爷子也不一般,曾当过区检察院副检察长,一般人谁敢放这儿呀。

隔天下楼,见王局长那宽大的身子正哈腰撅腚,擦拭那辆自行车呢。水壶水盆抹布齐全,人和物件儿把楼道口堵个严实,真难为那渐起的将军肚了。

王老爷子须发皆白,手执拐杖站在缓步台旁观儿子擦车。父子俩一上一下一静一动,那架势更像监管与劳工。

我笑问,王局还准备骑咋的?这自行车保养得真好,该当文物收藏了。王老爷子笑着点头。王局长一脸的无奈,侧身对我低语,不骑也逼你擦出来,没辙了。

后来听王局长说,母亲已故,老父亲答应和他一起生活的条件,就是带自行车来。这车有来历,是父亲当年花掉两个多月工资送给他的礼物。

当年王局长还是小王,大学毕业分配到乡下税务所工作,每天上下班往返五十里路。那时交通不便,为给他买这辆“大永久”,父亲把烟都戒了。他也爱惜备至,总是擦得一丝不苟。车圈车把贼拉拉耀眼,把小伙子映衬得倍儿精神。这车真给他立下过汗马功劳。除了上下班当交通工具,他还骑着它下村宣传税收政策、去市场商店收营业税、去区局报送材料,去参加全市业务大赛从没出过前三名。休息日,他还骑着它去敬老院给老人理过发。

不过,这车也肇过事。那次小王雨天赶路,把一位打伞的姑娘刮倒,腿戗破了。他要送人家去医院,姑娘说我就是医院的,回家处理吧。他就骑车把姑娘送到家。隔天他去探望,姑娘说伤处已经结痂消肿了,谢绝去复查,但要罚他骑车带她去兜风。一来二去眉来眼去,铃儿叮当花田山岗,姑娘就被他带成了女朋友。带了一年,又变成了新媳妇。再带一年,就升级为孩子妈了。这时小王也顺利调回了城里,骑自行车上下班的同时,又开始接送孩子上幼儿园,上小学。

一路走来,骑着“大永久”的小王家庭美满幸福,工作成绩骄人,一步步晋升到区税务局副局长岗位。这时王老爷子也离休了。

如今,当年的小王已经成为市税务局局长,自行车也早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自从两轮换四轮、自驾变成他驾后,王局长就想把自行车送人或卖掉,退休在家的王老爷子却宝贝似的坚持要留下来。车子依旧被擦得锃亮,老爷子自己偶尔也骑一骑。每次王局长回家看父母,老爷子都让逐渐发福的儿子给擦车。

后来王老爷子年纪大了,骑车家人不放心,就又想把它当废铁卖了。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硬是拦了下来。心情好时,他让儿子骑车带自己转转。儿子叫来小汽车,他说晕,就想坐自行车。姑爷主动请缨,他一瞪眼,说信不着。

王局长孝顺,只好照办。

物业规定还算一视同仁,王家的自行车到底从楼道请出,特批停在一楼阳台下。

上个周末,王老爷子拄拐杖自己下楼。他想挪动自行车,可空间小进不去,就喊儿子下来,骑一圈给他看。

王局长无奈,只好费劲巴力把自行车推出来,从座下拽出干抹布,随意拍打拍打车身,偏腿上去。他晃晃悠悠骑了一圈,返回老人身边时累得呼哧带喘。

刚想把车送回原地,王夫人正好走出楼门,说看你那一裤腿的灰!

王局长扭动笨重的身子,费了好大劲儿才看见两裤脚都被链盒上的积尘弄脏了。刚一低头拍打,夫人在身后哎呦一声,说看你那屁股喂,除了尘土还有——油漆?这可刚穿的新裤子!

王局长一摸车座,完!又蹭一手。

王老爷子用拐杖点着自行车,说儿子,这可是你最初的座驾,“大永久”哇,一副干干净净的好底子。环境污浊在所难免,想要屁股干净,就得用心擦。这谁都指望不上,自个儿动手坐上去才踏实呀。

作者:付桂秋


编辑:马驰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