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女塔吊司机史亚君

百米高空“独舞” 累并快乐着

2020-07-07 10:50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史亚君正在攀爬梯子

建筑工地上,我们总能看到高耸的塔吊伸向蓝天,长长的吊臂缓缓转动。高温天,塔吊司机在仅有1平方米的操作室里一坐就是一天,酷热难耐可想而知。

操作室就像桑拿房 汗水浸湿衣衫是常事

7月3日下午2点,阳光炽烈,室外气温高达33℃。市公安局南侧的碧桂园御宸府建筑工地上,几台塔吊直插云霄。今年47岁的女塔吊司机史亚君像往常一样,稳坐在操作室里,向施工位置吊送着各种建筑材料。史亚君的塔吊位于28层楼的位置,距离地面90米。操作室是整个工地的最高点,虽然美景尽收眼底,却也是最艰苦的岗位。

史亚君每天4:50分准时起床,洗漱完毕后,带上些干粮就得赶往工地。因为工作特殊,经常要爬上爬下,所以她的着装总是长衣长裤。到达工地,在做好保护的前提下,就要爬塔开始一天的工作。要想进入操作室,需要先乘坐升降机到达22层,然后步行到25层,再通过爬梯登上位于塔吊顶端的操作室。

最危险也是最富勇气的攀登是25层到28层的徒手攀登,在距离地面80多米的高度上,史亚君独自一人钻进塔吊,攀登10米距离进入操作室。抬头透过塔吊的钢筋支架仿佛白云咫尺,脚下盘旋而下的钢筋铁架仿佛深不见低。

太阳的暴晒下,操作室就像一个烤炉,四面的铁板热得烫手,坐在里面就像是在蒸桑拿。而在这样一个仅有一平方米的狭小空间内,史亚君每天需要独自工作11个小时。操作室内最高温度达46℃,衣服被汗水浸湿,热得起痱子是常有的事。

在高空“独舞”的苦与乐

史亚君从事塔吊司机的工作已经有15个年头,她和工友们相继完成了20多栋高楼的建设。从一个上梯子都不敢的女人成为一名优秀的塔吊司机,她的工作之路并不平坦。2005年,为了能多赚些钱改善家庭条件,史亚君毅然从工地仓库保管员改行做塔吊司机。第一次爬塔吊,她紧张得腿软,经过3次努力才最终达到塔顶。一平方米的操作室腿都伸不直,一坐就是十多个小时。塔吊司机不仅需要技术,更需要保持时刻专注,在几十米的高空,哪怕是掉下去一粒小石子都有可能引发安全问题。每次吊运材料,塔吊的吊臂就会下沉,驾驶室也会随着前后晃动几十公分,随着年龄的增长,每每面对这样的情况,史亚君说她反而会越来越紧张。勇敢并不是一个单色的褒义词,当史亚君表达出她这种真实的紧张时,恰恰更说明了她的勇敢。

塔吊司机在高空作业,上下塔吊很不方便,上厕所是个难题。所以在工作中,史亚君尽量少喝水,午饭也是尽量吃一些干一点的饭菜。做塔吊司机哪里有工程就去哪里,有些时候难免去外地工作。每次去外地,史亚君也和男工友一样吃大锅饭、住工棚,从不叫苦喊累。

史亚君告诉记者,做这行没有休息和节假日。每天晚上6点下班,吃饭、洗漱后,没多久就得上床睡觉了。日复一日,如此反复,生活比较枯燥。不过她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在她和爱人的努力下,日子越来越好,原来住的平房换成了楼房。夫妻二人每月收入1万多元,25岁的女儿也在沈阳有了自己的工作,一切的辛苦付出都是值得的。史亚君说,男人能做的工作她也一样能做,心里一直很骄傲。看着高楼一栋栋拔地而起,家乡因为自己的付出而变得更美丽,内心很自豪。

铁岭日报记者 王欣 杨宁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