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谭枫:看到患者康复出院,再苦再累也值得

2020-03-19 10:37来源:铁岭日报社

【字体:

谭枫正在护理患者

在气温20多度的武汉,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护目镜上很快就出现了一层雾气。这时,一切工作都要放慢,仔细再仔细。几分钟后,雾气凝结成水珠,她便用力甩了甩头,护目镜上的水滴划过后出现清晰的视野,她顿感舒服至极,加快了手上的护理工作。

这是昌图县第二医院、现任雷神山C11病房第五护理小组组长谭枫的日常。自2月9日出发前往武汉,她离开家已经整整37天。看着那些入院后经过治疗康复出院的患者,谭枫说:“就算再苦再累,也值得!”

在我市抽调专业护士组成首批支援武汉医疗队时,昌图县第二医院骨外科护士长谭枫第一时间报名。2月8日晚,接到组建第二批支援武汉医疗队的通知后,谭枫这才将前往武汉的消息告诉爱人。

“我爱人是我们医院呼吸科大夫,知道我报名支援武汉没多说什么。”谭枫回忆,爱人只是叮嘱了几句,就开始帮着收拾行李。作为妻子,谭枫知道这是丈夫在用行动表达对她决定的支持。2月9日,谭枫和来自辽宁的7名护士抵达武汉。当天,她们被分配到雷神山医院工作。

正式工作前,谭枫和她的同事们接受了紧急的专业知识培训,了解冠状病毒知识与防护知识,并进行了防护服穿着训练。“时间紧,任务重,很快就正式进入工作状态了。”谭枫说。

对于谭枫来说,护理新冠肺炎患者并没有外人想象中那么难。曾经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呼吸内科进修且在昌图二院护理过多例传染病患者的经历,让谭枫有足够的信心去面对这类患者。每天,除了为患者完成常规的处置外,还要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有时,还要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她记得有一位年纪大的患者,由于智力问题,每次沟通都要像哄小孩子一样,陪他聊聊天,然后再进行打针、抽血等工作。

对这些护理人员来说,单纯的护理工作并没有太大的挑战,最困难的是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进行护理。

“我们每天是6小时工作制。”谭枫说。这意味着,6个小时内不能喝水,也不能去厕所。“因为一旦脱掉防护服,就不能再继续穿了,浪费医疗资源不说,穿脱防护服还要浪费掉很长时间。”

谭枫口中的“很长时间”,准确地说,穿好防护服进入病房要接近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如果是早上8点至14点的班,就要在早上5点钟起床。同事们轮流收拾妥当后,统一坐6点半的班车前往院区。7点左右到达医院后,在进入隔离病房工作前,会在缓冲间做好防护措施,包括更换服装,到工作区再次换鞋、换衣服,最后再穿上防护服,穿的过程中还要检查防护服是否完好,同事间也要互相检视完毕后才能进入病房,这个过程结束已经是7点50分了。

之后的6小时,谭枫就要在连“呼吸”都费力的防护服内完成每一项护理操作。早晚还好一些,到了中午20几度的时候,浑身都被汗水浸泡着。然而,护目镜和面屏上不时凝集的水蒸汽,给护理工作增加了难度。雾气影响了视线,防护服也让这位只有31岁的年轻护士行动变得尤其迟缓。就是这样,谭枫没有丝毫的马虎,认真地完成每一项护理工作。6个小时后进行交班时,衣服像被水洗过一样,脸上也被勒出一道道的印子。回到驻地,谭枫在酒店门口、在进房间之前需要完成两次消毒之后才能开始洗漱。

每天回到驻地,谭枫都会第一时间给爱人发信息报告当天的工作,“因为不想让他担心”。一个多月的时间,谭枫与来自于21家医院的护理姐妹们相互配合,送走了一批又批康复出院的患者。

在谭枫看来,这一个多月的护理经历,是她人生中最珍贵的经历。作为一名医护工作者,作为一名党员,她说:“这不仅是我的本职工作,也是我的责任。”

铁岭日报记者 郑晓丹


编辑:韩涛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