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资讯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铁岭 > 旅游频道 > 旅游资讯 > 正文
【蒸汽机车时代的情怀】子承父业两代司机的蒸汽机车情
2018年01月25日 10:19:56 来源: 中国铁岭网 编辑:汪琬琳

随着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人类早已告别了烟雾缭绕的蒸汽时代,作为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产物——蒸汽机车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如今它们更多地是用作旅游设施、影视道具和历史陈列,帮人们找寻着那些久远年代的记忆。而对于铁煤集团铁路运输部的蒸汽机车司机、检修工人们来说,蒸汽机车又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这些在铁轨上吞吐云雾的钢铁巨兽已经成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承载着他们的青春、梦想与荣耀,一刻不停地飞驰在人生的轨迹上。

从见习司炉到司炉,到1751蒸汽机车副司机,再到1183蒸汽机车司机,到最后的979蒸汽机车司机长,48岁的甄辉东在蒸汽机车上已工作了11年。

甄辉东告诉记者,他从小立志当一名蒸汽机车司机是受父亲甄运久的影响。甄运久于1958年参加工作,是一名有着40年驾龄的老车司机。甄辉东介绍说,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运输部仅有四台蒸汽机车,运输部一共培养出了21名火车司机,甄运久是其中之一。当年在运输部能当上蒸汽机车司机是一件特别光荣的事情。走到哪介绍自己是蒸汽机车司机,周围人都会投来羡慕的目光。

“我的父亲是一名技术能手,他特别爱学习。我小时候,经常看到父亲捧着技术书籍在台灯下刻苦专研。”甄辉东小时候,父亲曾经带他到蒸汽机车上参观。坐在驾驶室上,摸着汽门和把手,儿时的甄辉东对这个能带动世界奔跑的钢铁巨人有着强烈的好奇感。在他幼小的心灵里,长大要当一名火车司机的愿望开始萌发。

受父亲的影响,1993年,技校毕业后的甄辉东来到蒸汽机车上工作,从见习司炉干起。1999年,经考试合格后他成为一名蒸汽机车司机。甄运久对儿子能子承父业感到特别地骄傲自豪。经常鼓励甄辉东勤学苦练,多学习,充实自己。甄辉东继承了父亲能吃苦能啃硬骨头的优良作风,勤学苦练,很快便掌握了过硬的技术,成为一名开火车的“好手”。两代人父子传承,为铁路运输贡献着青春和力量。

“离地三尺活神仙”曾经是外面的人对蒸汽机车司机的印象。然而实际工作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最苦最累的就数蒸汽机车司机。蒸汽机车司机实行工作12个小时,休息24个小时的倒班制度。夏天酷暑难耐,蒸汽机车内的炉子外表温度在50℃以上,生地瓜放在炉子上面一会儿就能烤熟。甄辉东要在这样的高温环境中连续工作12个小时,且注意力要高度集中。冬天,大雪纷纷,室外零下30℃。蒸汽机车密封不严,车子一开起来四处漏风。为了更好地瞭望,司机还要经常把一侧的小窗子打开,刚放在身边的热水一会就冻出了冰碴。然而,司机上身却不敢穿太多衣服,因为身边还有一个50℃的大炉子。热空气和冷空气交替包裹着蒸汽机车司机,但是铁路运输部的司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环境。

“风湿病、腰疼和腿疼,这是我们蒸汽机车司机的职业病。但蒸汽机车就是有这样一种魔力,虽然工作环境脏,工作辛苦,而且工作起来经常黑白颠倒,但很少有司机转行。”甄辉东说,这11年中,他不是没有转行的机会,但是他主动放弃了。甄辉东说,他离不开蒸汽机车,蒸汽机车是他的伙伴,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与舒适华丽、更加快速的内燃机车相比,蒸汽机车的缺陷不言而喻,甄辉东却从未觉得自己的机车破旧,他永远细心地照料着自己的蒸汽机车。2004年,铁煤集团运输动力转型,内燃机车正式取代蒸汽机车在各矿区间运输煤炭。即使开上了内燃机车,甄辉东仍无数次在梦里重新登上蒸汽机车的驾驶室,开着蒸汽机车在一望无垠的旷野上驰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王春杰

分享到: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更多内容请关注:


  • 手机客户端

  • 微信公众平台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版权和免责申明:

1、凡注有"中国铁岭网"或电头为"中国铁岭网"的稿件,均为中国铁岭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2、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铁岭网",并保留"中国铁岭网"的电头;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本身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