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铁岭 > 新闻中心 > 铁岭新闻 > 社会 > 正文
【我家脱贫路】宁远村村民杨跃斌——依靠扶贫政策养猪让我还了外债脱了贫
2018年01月25日 09:09:00 来源: 中国铁岭网 编辑:汪琬琳

自从2010年开始养猪,5年时间赔了二三十万,但我从来没想过要放弃。2016年,我挣了30多万,总算是把贫困的帽子摘掉了。过去我是村里没有存款只有外债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现在我是掌握养殖技术的致富能人。我相信,我不仅能靠养猪脱贫,还能靠养猪带领更多的人致富。

一场重病全家扣上了贫困帽

我叫杨跃斌,今年39岁,家住开原市林丰乡宁远村。2007年,原本普普通通的家庭因为父亲患上鼠疫,欠下了七八万元的外债,贫困的帽子就此扣在了我家的头上。由于父亲干不了重活儿,母亲身体也不好,家里仅靠种地,年年入不敷出。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我去沈阳打工,干铺地热的活儿。在与装修公司联系的过程中,认识了我的妻子曲长新。她觉得我是个有想法、有担当、能托付终身的人,压根儿没嫌弃我的家庭条件,觉得两个人年轻,只要努力,债总有还完的一天。2009年,一场简简单单的婚礼过后,我们二人共同踏上了漫漫的还债路。

雪上加霜债务不断增长

2010年,我升级做了爸爸,而父母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离不开人照顾,我带着妻儿回到了家乡。尽管家里负债累累,但我从没放弃过希望。经过苦思冥想后,我决定养猪。那时候,无论是技术还是市场,我都是十足的门外汉,但是我特别好学,思路也清晰。我问兽医、查网络,从3头母猪起家,头一年就自繁自养出栏了20多头母猪。谁料想,那一年猪肉市场特别低迷,价格创出了历史新低。不但头一年我没有见到回头钱,在接下来的三四年时间里,我也没有因为养猪得到任何收益,反而又欠下了巨债,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借了个遍。

面对巨债,父母愁容满面,都不支持我继续养下去了。但是妻子却从来没有怨言,她跟我的想法一样,觉得猪价早晚得回升,问题就是要坚持住。我们俩不仅坚定自己的想法,还不断地反省在养猪过程中存在的失误,把精力放在提高母猪产子率、防疫防病等专业技术上。

扶贫政策摘下了我的贫困帽

在养殖业有句老话,说是“贵贱不过一千天”,猪肉价格只要回升,我就有翻身的机会。2015年,我又借了15万元投资扩建猪舍、扩大养殖规模,扩建后的3个猪圈占地达到2亩多。而一切正如我坚信的那样,当年猪肉价格大幅回升,我也挣到了养猪的第一桶金——15万元。我一边挣钱一边还债,贫困的帽子还顶在头上。 2016年是转折的一年,驻村工作队来到俺们宁远村,国家给了扶贫资金不说,市里和镇上的领导又帮我拿到了无息贷款。遇到养殖难题,有技术人员耐心指导;碰到销售难题,村镇领导帮忙找销路。对我最有帮助也是最赶劲儿的,是俺村里的便民服务,村干部直接帮我联系饲料厂家,光饲料钱一年就节省了3万多元。这一年我挣了30多万元,不但还清了所有债务,还剩了几万元,总算是摘下了那顶贫困帽。

笨养猪养笨猪开拓新市场

2017年,猪肉价格有所下滑。我开始转变养殖模式,不卖育肥猪,只出售仔猪。仔猪投资小、回款快,可以减少赔钱的风险,这是我想到的应对市场低迷的有效的方法。养了七八年猪的我也开始研究新的发展方向,今年我打算尝试养殖“辽宁黑”,这是一个笨猪品种,我想用笨法儿养。如果市场打开了,价格肯定高,而且波动不会太大。圈一片地,自由放养黑猪,保证猪肉品质,这是我2018年计划要做的头等大事。比起传统喂饲料、四五个月就出栏的养法儿,我坚信笨猪笨养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也是占领市场的法宝。

养殖业已经成为我们村的主打产业,依靠养殖业摘掉贫困帽的不止我一人。我们村建档立卡贫困户有 40 户、贫困人口 140 人,村里结合实际情况,让贫困人口分别加入了养猪合作社、柞蚕合作社和蓝莓合作社,有的还能以劳动力入股。市场好的时候,劳动力入股的贫困户一年能赚 5000 多元钱,2016年我们宁远村就摘下了省级贫困村的帽子。(铁岭日报记者 杨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王春杰

分享到: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更多内容请关注:


  • 手机客户端

  • 微信公众平台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版权和免责申明:

1、凡注有"中国铁岭网"或电头为"中国铁岭网"的稿件,均为中国铁岭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2、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铁岭网",并保留"中国铁岭网"的电头;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本身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