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视点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铁岭 > 文化频道 > 文化视点 > 正文
董卿讲述《朗读者》幕后:曾经被许渊冲拒之门外
2017年04月10日 16:13:02 编辑:王春杰

倪萍董卿首度同台

斯琴高娃朗读追忆母亲

汪明荃与罗家英

今年第一季度,文化类综艺节目集体走红,而其中最红者莫过于董卿担任制片人的《朗读者》。但打造这样一个文化爆款并不容易,4月7日,董卿在国家广电局总局例会上向全国广电同行介绍经验,形容筹备之难时称:“一个念头在脑中,两页策划在手上,三个散兵起步,四处磕头化缘”。

弘扬优秀文化 责无旁贷

节目火了之后,董卿接受了许多媒体的采访,很多记者会问同一个问题:“你怎么会想到做这样一个节目?”

对此,董卿以自己对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的采访为例:“单霁翔院长有一句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说故宫博物院是世界五大博物馆之一,另外四座博物馆分别是法国的卢浮宫、英国的大不列颠博物馆、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俄罗斯的埃米塔什博物馆。你看这五个博物馆所在的国家,正好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这说明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博物馆,还当不了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当然他最后一句话有些玩笑的意思,但细细去体会,真的有道理。一个国家的自信最终是文化的自信,文化是更加持久、更加基本、更深层的力量。作为国家媒体,弘扬和传播优秀文化,责无旁贷。”

要学会低下

那已经习惯了高昂的头

话虽如此,在娱乐真人秀的挤压下,文化类节目招商并不容易。董卿形容,当初筹建《朗读者》之难是“一个念头在脑中,两页策划在手上,三个散兵起步,四处磕头化缘”,为此她和同事调侃“现在明白了吧,做制作人要学会低下你那已经习惯了高昂起来的头。”

除了钱,真正困难的还是“怎么样让文化节目引发大多数人的参与和共鸣。”为此,董卿和模式研发者以及国内的众多学者们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去研究“《朗读者》谁来读?读什么?怎么读?”最后大家形成的共识是,朗读者的情感、所要朗读的文本的写作者的思想、听节目看节目的观众情感,这三种元素要和谐凝结,一定要凝结起来。

所以,观众看到:麦家很纠结地讲述完他和他父亲、他和他儿子这两代父子之间挣扎的故事之后,再来读他写给儿子的一封信;许渊冲老先生,他讲一个人一辈子重要的不是活过了多少日子,而是记住了多少日子,之后再来读林徽因;得了罕见疾病的“企鹅人”夫妇,依然乐观、依然相爱、依然行走在路上,这样一对年轻人讲完他们的故事之后,再来读同样一直在路上的三毛……这个时候,文字的魅力就产生了叠加效应,充满了感染力。

曾经被许渊冲拒之门外

朗读者第一个火起来的人物是96岁的翻译家许渊冲先生。董卿坦言,在第一期推出这样一位“高冷”的人物当时确实有顾虑,“96岁的翻译家,翻译的是什么?唐诗宋词莎士比亚。他一切的标签都是高大上的,都距我们很远。但做了两次采访后,我们发现这许先生是一位特别单纯朴素、特别丰富而有趣的人。所以我们决定:这样的朗读者要放在第一期。要让观众知道,这个节目做的是什么。”

有趣的是,正因为老先生至情至性,没少让导演吃苦头。董卿介绍,“第一次约许老先生的录制时间是在2016年的夏天,后来不得不推迟。第二次确定的录制时间是2016年的冬天,又没录成。第三次,2017年1月终于真的要开始录制了,再去请他,老爷子不搭理我们了,他觉得我们是骗子、没信用,完全把我们拒之门外。导演团队只能今天抱着果篮站在人家门口,明天抱着鲜花站在人家门口,终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节目播出第二天,许老爷子的译著就直接冲上了当当网的热搜。他告诉我们,他家的电话成了24小时热线,为什么是24小时,因为他有很多学生、亲朋好友在国外。媒体蜂拥而至要采访他,老人家的回应特别可爱:‘我在《朗读者》里面表现完美,不会接受任何采访。’”

不要低估“年轻人”

节目如愿火了,但让董卿最满意的却是年轻人和新媒体对这档节目的赞许。据统计,节目播出了7期,阅读突破10万 的公众号文章已经有132篇了;喜马拉雅客户端的收听量是1.79亿次;相关视频全网播放4.97亿次,“别人问年轻人为什么这么喜欢《朗读者》,我说年轻人为什么不喜欢《朗读者》。他们生活在一个更加富裕、更加开放、更加文明的社会,现在的90后、00后,能够接收到更多信息,受到了更好的教育,这两条就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没有审美和判断力,只是我们之前很自以为是地低估了他们,一味以为他们只热爱某一类节目。”

“我记得李宗盛有一次聊天的时候很愤怒,他抨击一些流行乐团的创作只限于口水,他说如果你只给听众吃猪食,那时间久了他们就成猪了。就像许渊冲先生,96岁的老先生,很多热爱他的年轻观众可能只有26岁,有差距吗?当然有,这当中隔着70年呢,一定是有年龄差距的。那我们要做什么,媒体人要做的就是在年龄差距之外,找到认知的统一。”

“我们不是只靠吃米活着”

经验分享最后,董卿以作家毕飞宇的录制为例讲述《朗读者》对于细节的认真,“那次录到凌晨两点多,但效果一直不满意,因为灯光我觉得太过花哨。毕飞宇读的是自己获茅盾文学奖的《推拿》中的一个片断,献给他的父亲,他父亲双目失明恰巧是在他写完《推拿》后。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事情?他写《推拿》写的是盲人的故事,他这部书写完两天后,他的父亲眼睛完全看不见了。他在节目现场把这段朗读献给他的父亲。所以我说要调整灯光,要和他的内心、情感、朗读更匹配。灯光调了很长时间,到凌晨两点多,大家觉得很过意不去,但毕飞宇没有丝毫怨言,兴致勃勃。结束之后他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在欧洲读过,在美国读过,在印度读过,这是我第一次在中国朗读。我们一定要让中国的观众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顿饭,是耳朵饭。”

“我特别感动,他的这句话也让我想到了我很喜爱的巴金先生说的一句话:‘我们不是只靠吃米活着。’如果所有媒体人的工作能够让更多人意识到这一点,那么我们所有的坚持努力和付出,都是有意义的。”

《朗读者》的三点启发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总结点评了《朗读者》给电视人的三点启发——模式、情怀、主持人内功。

第一个关键词是“模式”。“《朗读者》通过模式解决了一个问题——这个节目不只是读书节目,先是讲述人生故事,故事讲到了情感的高潮点之后,才来用文艺作品抒发当事人的情怀。这个节目不是不讲究朗读者的朗读技巧,而是更讲究参与者的真情实感。”

第二个关键词是“情怀”。“很多做节目的人一开始想到的就是经济收入,没有经济收入,再好的想法都会放弃,但做文化节目首先要有情怀。《见字如面》第一季节目是裸奔的,其实董卿的《朗读者》也同样,有商业赞助和广告收入,但是很艰难。听说有商家想要在这个节目上投广告,但董卿认为那个产品和这个节目不匹配,就果断拒绝了。”

第三个关键词是“主持人内功”。“董卿说有每天阅读的习惯,每天睡觉前大概有一小时的读书时间,是多年保持的一个习惯。她的手机、iPad是不拿进卧室的。我觉得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这是她日积月累后能够爆发的基础。主持人要想主持好节目,要想体现出独特的气质,离不开内在的修养。腹有诗书气自华,没有诗书,想装出来是不可能的。”

(祖薇)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王春杰

分享到: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更多内容请关注:


  • 手机客户端

  • 微信公众平台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版权和免责申明:

1、凡注有"中国铁岭网"或电头为"中国铁岭网"的稿件,均为中国铁岭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2、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铁岭网",并保留"中国铁岭网"的电头;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本身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