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动态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铁岭 > 新闻中心 > 舆情聚焦 > 舆情动态 > 正文
河北蔚县7名少年围殴精神病人致死
2014年08月19日 16:26:19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佚名
    7月30日凌晨,有精神障碍的52岁的李艮库在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南留庄镇上闲逛,被多名未成年人围殴致死。记者了解到,参与打人的共7人,其中最大的嫌疑人仅仅16周岁,最小的3人尚未满14周岁。南留庄中学政教处一名老师称,该校两名初一学生也在上述7人当中。

    1、事件

    镇上闲逛被殴致死

    死者李艮库,家住南留庄镇东人烟寨村。

    李艮库的妹妹李艮花称,她大哥是7月30日凌晨1点多外出的,可能是从家里翻墙出去的,4点半的时候,曾有清洁工在路边发现他坐在地上,手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直到后来,李艮库彻底“不行了”,有路人发现后报警。

    事发当天早上7点多,李艮花接到派出所的通知,赶到现场时,周边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大哥头朝东横趴在路边,“双眼紧闭,大张着嘴”,痛苦的表情刺痛了她的心,大哥光着上半身,上衣压在底下,腿上穿着她给买的蓝裤子,两只鞋也不知去了哪儿,一只脚脚心上有个洞,“像钉子扎的,旁边有一大摊血,后背全是被抽过的红印,一棱一棱的,太可怕了,我都没敢仔细看。”

    当天上午9点,李艮库被人装袋后送进了蔚州矿业公司医院,经家属同意后,被解剖进行尸检验证死亡原因。

    李艮库家邻居回忆,当天早上6点,他下夜班后准备在镇上吃碗饸饹,在走到商业街环岛南侧时,发现地上躺着李艮库,“已经不行了”,他便通知家人,并转告李艮库的父亲。

    李艮花说,大哥出事那晚,半夜隐约响起的几次雷声让她睡得不踏实。后来她才知道,那天晚上打雷后网吧停了电,原本在上网的几个少年走出了网吧,并碰到了衣衫褴褛的李艮库,“据说几个年轻人被吓到了,就打了大哥几下,大哥还了手。”谁也不会想到,这一还手,却招来了更多人的围殴。参与殴打的少年当中,部分还是南留庄中学的初中生。

    此外,李艮花转述警方的说法称,是7个人打死了李艮库,其中4人已经被抓获,并送往张家口市,另外3人仍在处理当中。

    2、逝者

    精神异常但不祸害人

    东人烟寨村,距离南留庄镇仅3公里远。不同于南留庄镇的是,这里是另一番景象。村庄不到20户人家,满是破败残旧的砖墙,还有带窟窿的窗户纸。村庄四周都是沙土塌陷后形成的大坑,沿着满是蒿草的小路,尽头一户就是李艮库生前和82岁父亲居住着的地方。

    村民们介绍,因地下采煤导致塌陷,东人烟寨村先后搬迁过两次。如今住在这里的,都是家庭条件差,暂时搬不起的人家。

    李艮库一家6口,有兄妹4人,除了妹妹李艮花和父亲,另外4人均患有精神病。母亲、李艮库、老二均痴呆话少,老三疯疯癫癫,见人就骂,4人均无任何劳动能力。全家人的生活,全靠82岁父亲的退休金和李艮花提供的生活补给维持。李艮花证实了上述说法。

    从30年前开始,李艮库的精神就逐渐异常。慢慢的,他开始丧失劳动能力,经常想出门就出门,每天疯疯癫癫,从来不换洗衣物,随便在路边撒尿,累了就躺在地上休息,“别看他不正常,但是从来不祸害别人”,他还喜欢砸路上的瓶瓶罐罐,“见到玻璃的东西就砸,他们家窗户上的几块玻璃也都被砸碎了”。

    村民称,李艮库还爱抽烟,他和村里多数抽烟的村民都要过烟,“大伙知道他有病,也都给,不过,一根烟刚抽几口他就会扔,过会儿再去捡烟头抽”。近几年来,李艮库又喜欢到镇上溜达,“也走不远,溜达溜达就回了”,晚上他爸怕他乱跑,还会把门锁好,谁也没有想到,这次李艮库出去之后,就再也没能回来。

    3、嫌疑人

    打人者均未满18岁

    事件发生后,在当地镇上流传着一种说法,称将李艮库打死的7人中,最大的才18岁。

    而在警方向家属通报的信息中可以发现,目前参与打人的7人均已被警方抓获,其中最大的一名嫌疑人只有16周岁,而7人中,因有3人不满14周岁,具体如何处理还未确定。记者通过核实了解到,其中两人是南留庄中学的初一男生。

    8月13日,京华时报记者以村民身份,前往南留庄中学询问。政教处一名值班老师证实,该校确实有两名初一学生参与了打人事件。

    随后,记者再以记者身份去核实该信息时,该校政教处副主任王先生对于是否有本校学生参与打人闭口不谈,而是强调学校平时采取封闭式管理,学校内几乎没有学生逃课。校园偶有学生之间打闹,也只限于推推搡搡。至于打人致死一事,王先生称他并不知情,“事发时学校已经放假了,况且那时候也不是我值班。”

    而对于王副主任的这种说法,镇上多名有孩子在该校读书的家长均不赞同,他们称,经常有孩子在学校和校外打架,对于校方是否管理,他们则不清楚。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事发后不久,蔚县不少镇上学校都组织过一次面向家长的法律培训,事发之前,却鲜有类似培训课程。

    4、善后

    有家属上门谈赔偿

    案件发生后,先后有年轻人多次到过李艮花家。

    李艮花称,“来了就问我要多少钱,我看他们都是孩子,也做不了主,就没说话”,另外,还有两名自称是打人者的家属,前往她家中探望,“他们说是代表7人家属来的”,带着香蕉、哈密瓜、葡萄和一箱奶,让她把东西收下,“我一看见他们拿着东西,两眼就开始流泪,没要。”

    随后,记者就此事件采访蔚县县委宣传部,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了此事,但对于具体案情,该工作人员表示,因案件正在调查当中,暂时不便透露。当地警方并未接受采访。记者试图找到几名嫌疑人的家长,但其均不露面,也不谈此次事件。

    律师说法

    年满14周岁均需担刑责

    北京雄志律师事务所律师姜健分析,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已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只对八类犯罪承担刑事责任,即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和投毒罪。而已满16周岁为完全刑事责任年龄,即对其所触犯刑法的行为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因此,本案所涉7名未成年人,年满14周岁的均需对此事承担刑事责任,而未满14周岁的不承担刑事责任,可由家长严加管教,考虑到行为的恶劣程度,必要时可由政府强制教育。此外,本案是未成年人犯罪,法律规定较之成年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至于所涉罪名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姜健称,通过公安机关的侦查以确定涉案人员行为和主观是以故意杀人还是以故意伤害为目的来进行确定。

    作为被害人的家属有权要求赔偿,而且是有权要求所有行为人赔偿,包括其中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同时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可以委托代理人进行诉讼。被害人家属还可以同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代理人就赔偿问题达成协议,或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短短1个月时间,蔚县的两个乡镇连发两起未成年人围殴他人致死案。两起案件都是多人殴打一人。就在精神病患者李艮库被围殴致死前一个月,在蔚县柏树乡,8岁男童晓辉(化名)被11人围殴致昏迷,后经抢救无效身亡。涉事11人均不满14周岁。(本报7月9日曾报道)

    记者调查发现,案发的南留庄镇有多个网吧,上网的以未成年的学生为主。而学生的家长们大多外出务工赚钱,留守在家的孩子的教育、看管均存在较大问题。

    家长多外出务工赚钱

    在只有800多米长的南留庄镇大街上,就分布着9家药店、11家医院和19处丧葬用品店。据了解,早在2008年以前,南留庄周边分布着大大小小很多个违法私人煤矿。有媒体曾报道,“蔚县矿难事件”就发生在蔚县南留庄镇。

    后来,小型煤矿被关停后,村民们无处打工,挣不到钱,不少外来媳妇就嫌家里太穷,又都抛弃子女和爱人,留下男人和孩子独自生活。为了养家,男人大多又都外出打工,只留下孩子和老人们生活在一起。

    晓辉的父亲张千就曾在南留庄镇上打过工,煤矿关停后,谁家盖房,他就去当瓦工。房子越盖越完善,村里没有地方干活,张千的收入也就越来越低。爱人嫌他穷,便离开了他和晓辉。

    对此,南留庄中学政教处副主任王先生称,早在过去几年,南留庄镇上的私人小煤矿还未被关停时,从全国各地涌来很多外来务工者,“那时候村里的人很少有到外地打工的,都是外地人来村里打工”,很多外地媳妇,相中了本地人的条件,便陆续嫁给了镇上的村民。

    到了现在,家里的壮劳力没了工作,为了维持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他们不得不到更大的城市去打工赚钱,“家里剩下的就是孩子和女人,有的女人跑了,孩子更是没人管。”

    教育孩子多简单粗暴

    镇上多位村民表示,当地的孩子们大多常常三五个人一伙,七八个人一群,仿效港台黑社会影片,互相称兄道弟,有大哥有小弟。当地一名学生告诉记者,学生之间,确实有不少身体强壮的孩子经常欺负其他同学,被欺负的同学都得叫他“大哥”,谁不叫他就会欺负谁。

    8岁男童晓辉被打死一事,起初只是几个人闲来无事,相约找人打着玩,但他们并没有具体的目标,当晓辉出现在他们眼前时,这个跟他们不算太亲近的人,就成了他们要寻找的对象。

    记者随机采访了多名学生,他们告诉记者,平时也见不着父母,一般在外面犯了错,被人找到家里,家长的解决方式基本就是一顿揍,然后骂一通。

    南留庄镇大饮马泉村村民李先生称,大多数家长都是简单粗暴,“孩子如果不听话,成绩总上不去,就打一顿”,他就曾数次打过自己的儿子,“长成啥样就啥样,现在孩子大了,出去打工一年才回来两次。”

    暑假学生扎堆网吧内

    8月14日,在南留庄镇街道上,京华时报记者询问了多位村民,却很少有人能回答出这个小镇上到底有几家网吧,当记者问到一名10岁左右大的孩子时,他很快便说出了“3家”的答案。记者随着几位学生模样的孩子走进了一家网吧。这家名叫“三A网络”的网吧门外,两扇卷帘门只开了半扇,从外面很难看见网吧内的样子,外人很难知道网吧内部正在营业。

    穿过卷帘门,京华时报记者走进了网吧内。昏暗的网吧大厅不到100平米,40多台电脑一台紧挨一台,所有机位已经被占满,其中上网的30多人全都是学生模样的孩子,身旁还站着同伴“观战”。

    这些孩子玩得最多的是《穿越火线》《英雄联盟》等网络游戏,网吧内叫嚷声和喊杀声不断。在很多未成年人使用的机器旁,还放着烟盒。一名中学生介绍,早在放暑假之前,这些网吧就经常“爆满”,想找到一台空闲机器很难。

    记者走访镇上另外2家网吧发现,网吧内玩游戏的也全是中小学生模样的孩子,看到有陌生人进入并不避讳,依旧自顾自玩着。

    网吧内一名学生介绍,镇上的网吧基本处于没人管的状态,现在是暑假期间,几乎天天都有学生们来这里打游戏,“大家都喜欢去网吧,有时候找不到同学了,到网吧肯定就能看见他们。”

    网吧帮未成年改身份

    根据规定,未成年人禁入网吧。但这样的规定在当地却形同虚设。南留庄镇上的网吧门前,都写着“凭有效证件上网,禁止未成年进入上网”等提示标语,但上网人没有身份证仍然可随时上网。

    记者在一家网吧内自称未带身份证,网管收费之后便递给记者一张小票,上面的身份证号显示为“1955年出生”。输入小票上的身份证号和登录密码,就可以直接上网。京华时报记者观察发现,在网吧内上网的孩子手中,都有一张这样不符合身份信息的“身份证号”。

    而记者去其他网吧调查发现,几乎所有的网吧,都在为学生伪造身份上网。记者就此向当地公安机关询问,他们是否会对当地网吧定期抽查和检查,但当地公安机关拒绝接受采访。

    南留庄中学政教处副主任则称,当地网吧基本处于无人管理状态,未成年人上网是普遍现象。

    专家说法

    暴力越严重关爱越缺乏

    资深心理咨询师林贻真分析,同一个地方,连续发生两起多名未成年人围殴他人致死案,虽然不能以偏概全地说明当地情况,但也影射出一些问题。

    林贻真称,孩子的问题其实多数不在他们本身,而是在于家庭、社会、学校。在一些结构失衡的家庭中,成年家长之间或家长与孩子之间的矛盾更容易出现,一方面,孩子感受不到家庭温暖,缺少安全感,具有反社会倾向;另一方面,家庭人际关系紧张,家长的感情危机牵连到孩子,使得孩子的人格和行为易发生扭曲。

    在留守儿童家庭中,老人对孩子的溺爱放任,也一样让孩子们缺少安全感和认同感,因此,他们就会在某个时候,选择弱者进行发泄,以求寻找自身的成就感,达到满足。

    反观蔚县的两次围殴他人致死案,两起案件中的受害人都是弱者,一个是8岁男孩,另一个是52岁精神病患者。这说明施暴者完全是在发泄他们内心的愤怒。打人者如何对待别人,说明平日里别人可能就是怎么对待他的。暴力倾向越严重,说明他们内心的愤怒越严重,应有的关爱越缺乏。

    链接

    蔚县连发少年围殴致死案件

    在精神病患者李艮库被围殴致死前一个月的6月28日下午,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柏树乡柏树村,8岁男孩晓辉(化名),人围殴致昏迷,后经抢救无效身亡。据了解,涉事的11名同学,均不满14周岁。刑警队调查发现,事发当天下午,包括东东在内的几名同学,在柏树村广场玩耍,几人闲来无事,便相约到村内找人打着玩儿,恰好碰到晓辉,几个人便强行将晓辉叫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侯志鹏

分享到: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更多内容请关注:


  • 手机客户端

  • 微信公众平台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版权和免责申明:

1、凡注有"中国铁岭网"或电头为"中国铁岭网"的稿件,均为中国铁岭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2、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铁岭网",并保留"中国铁岭网"的电头;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本身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