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弟书魁首韩小窗  红楼梦戏说美名扬_红楼文化_文化频道_中国铁岭

红楼文化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铁岭 > 文化频道 > 红楼文化 > 正文
子弟书魁首韩小窗  红楼梦戏说美名扬
2014年08月12日 18:06:07 来源: 铁岭日报 作者: 张春喜整理

    记铁岭籍清代“子弟书”著名作家 韩小窗

    韩小窗 (1828年-1896年),原籍奉天府开原县(今辽宁省开原市),汉军旗人。清代说唱文学“子弟书”著名作家,尤其以写作取材于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的“子弟书”闻名。20岁左右,游历北京、锦州、辽阳等地,结识了一批文人组织了“芝兰诗社”,创作了大量的子弟书、近体诗谜和诗歌作品。其创作的子弟书相传有 500余篇,像《长坂坡》、《得钞傲妻》、《露泪缘》、《黛玉悲秋》、《红梅阁》都是其中的代表作。

    “子弟书”高手韩小窗

    韩小窗在清末的沈阳几乎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人物,原籍辽宁省开原县,后居住于沈阳。幼年时父母双亡,寄居在沈阳的姑母家中。他姑父早丧,姑母体弱多病,对他管束不多。因此他从小在攻读之余,就常出入沈阳西关及小河沿的茶馆书场中。这使他自小就和民间文艺结下了难解之缘。常为姑母朗读演义小说,因而接触了民间文学。

    中青年时代,韩小窗曾多次进京应试和求职,均未能如愿。在几次进京赴试和求职期间,结识了许多八旗子弟,并漫游沈阳、北京、锦州、辽阳一带,会诗访友,先后结识了喜晓峰、缪东麟、王西园、鹤侣(奕赓,清宗室)、春树斋、二凌居士等名士,从而把子弟书和诗词、楹联、灯谜等创作活动又向前推进一步。

    在同治年间,韩小窗和一些文人曾集会于沈阳,结成一个不定期的消闲集会组织,实际上这是一个诗社,是个文坛名士的民间组织。他们除“文酒酬唱”,以文会友外,还写了大量子弟书以及春条、灯谜等俚俗之作。

    光绪三年(1877年)在他和缪东麟的倡议下,在民间艺人和社会各阶层的要求与支持下,与友人喜晓峰、尚雅贞、李龙石、荣文达、松子笏诸名士正式结成荟兰诗社,并在每月的逢三、六、九日,在沈阳鼓楼的会文山房(会文堂)集会,会文作诗、写诗谜等。光绪九年(1883)与曾显堂共同倡议扩大诗社,吸收一些曲艺、皮影艺人参加活动,使诗社与民间艺术相结合。还在会文山房以南,东华门外的一家清茶馆的墙上,把他们新创作的言贴诗、对联、灯虎和子弟书等发榜公布(不署名),让公众品评,一时过往观者塞巷盈门。这样就打破了八旗子弟与下层人民之间的界限,不少大鼓、皮影、“什不闲”以及走乡串户的盲艺人和扭大秧歌的,纷纷请诗社成员撰写脚本或唱段。诗社走向民间,自然引起了统治者的注意和干涉,这种在茶社张榜的做法,只断断续续地进行不到三年便终止了,不久韩小窗即离开沈阳。在这段时间,韩小窗创作了《宁武关》、《青楼遗恨》和《得钞傲妻》等子弟书段,都由会文山房刊行,为此声名大振。

    韩小窗终身不仕,生活潦倒。晚年更以布衣自居,自然也就不耻于卖文为生了。他除靠缪东麟、喜晓峰等友人接济外,也曾接纳过会文山房、程记书坊的文酬。他刻意发奋于子弟书的创作,先后写出《露泪缘》、《梅屿恨》和《游旧院》等作品。这些作品批判了宗法礼教,封建纲常的虚伪和欺骗性,也无情撕破了统治阶级隐蔽在礼义廉耻、忠孝仁义之后的伤天害理,男盗女娼,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本来面目。他晚期的作品,从主题处理到艺术技巧的运用,都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他根据《红楼梦》改编的《露泪缘》,能深刻理解原作精髓,体现并发挥了原作的精神,经得起时间的检验,成为传世之作。另外,韩小窗还曾给皮影艺人写过多部影卷,今尚有《谤可笑》(《降儿骂相》)和《金石语》(《田三嫂打灶》)两种传世。

    韩小窗还精于书法。早些年,千山祖越寺正殿上曾挂有一幅飞白体笔锋苍劲有力的字画。这幅立轴的正中,分明只有两个大字,但不管寺中和尚还是常来作功德的施主,都把它念成“千朵莲花山”。这幅浅显易读而又非同寻常的字画,就是韩小窗云游千山时所作。

    将“子弟书”艺术推向巅峰

    “子弟书”为清代曲种,曲调源于巫歌和俗曲。清初,大批八旗子弟远戍边关,在遥遥无期的思乡无奈中,便利用当时流行的俗曲和萨满巫歌单鼓曲调,配以八角鼓击节,编词演唱,借以抒发怀乡思亲之情。这类演唱,通称为八旗子弟乐。嘉庆十八年(1813年),朝廷把一批无官无业的闲散宗室遣散回盛京,子弟乐便传入北京,后来参照鼓词创作出一种以七言为体、没有说白的叙述故事书段,遂正式名为“子弟书”。盛行于北京、沈阳和东北各地达150年左右。

    韩小窗是清代子弟书的高产作家,是子弟书唱词的著名作者,是继罗松窗之后最著名的子弟书作家。在子弟书作者群中,韩小窗传世之作最多,文学造诣最高,被公认为子弟书创作的魁首。其中《红楼梦子弟书》中收入韩小窗作品有《一如荣国》《黛玉悲秋》、《宝钗代绣》、《双玉听琴》、《露泪缘》等。这些作品在全部《红楼梦子弟书》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不仅篇幅占近一半,而且影响广泛,京韵大鼓、东北大鼓、二人转等民间说唱艺术都采用他的脚本移植表演。京韵大鼓、东北大鼓、二人转等民间说唱艺术都采用他的脚本移植表演。京韵大鼓刘宝全、白云鹏、骆玉笙三大流派,在各自的代表作里,韩小窗作品都占有重要地位。如刘派的《长坂坡》、《白帝城》;白派的《黛玉焚稿》、《宝玉娶亲》、《宝玉哭黛玉》、《绿衣女》;骆派的《剑阁闻铃》、《红梅阁》等。现存京韵大鼓词中39段“弟子书”中,有韩小窗作品20段之多,占一半以上。有学者认为,“子弟书”与唐诗、宋词、元曲一样,是一种还“活着”的民族艺术。可见韩小窗功不可没。同时,韩小窗的“子弟书”创作对中国文学艺术发展也尤其独立的价值,对《红楼梦》、《三国演义》等古典名著的普及和传播都产生直接的助推作用。

    韩小窗的作品雅丽,刻画细腻,感情充沛,堪称“曲词儿,雅俗共赏浅又深”与同期作者如罗松窗、鹤吕等作品相比,文辞流畅,用典自然,毫无艰深晦涩之感。如《长坂坡》,能唱出“三国”这样乱世沧桑的段子中突然嵌入“灯照黄沙天地暗,尘迷星斗鬼哭声”、“尘埋翠袖湘裙冷”,血染弓鞋绣袜红“这般隽永诗句,不但与金戈铁马主题不违拗,反倒颇添几分凄冷哀婉。可见作者文学功底之深厚,实属不易。韩小窗和曹雪芹一样,对所处时代有敏锐的把握,他对《红楼梦》内在精神的把握是很准确的。

    韩小窗与《红楼梦》

    韩小窗在《红楼梦》子弟书中,对原著《红楼梦》内在精神的把握是非常准确的。从总体上看,韩小窗在改编原著《红楼梦》故事时,能抓住宝黛爱情这一主线,删去其他副线,在有限的时空内,使其主旨鲜明;就局部而言,在具体描写红楼人物时,则将小说中有关此人物的相关故事加以汇编,重新排列组合,用人物传记的形式向人们展示人物的性格、命运,就如抽丝成茧,最后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成形的、完整的人物形象。

    《红楼梦》既有小说的浅显易懂、通俗流畅,又不乏诗的含蓄,也可以是诗化小说。而韩小窗的《红楼梦》子弟书,作为一种面向大众的民间说唱文学,却做到了将原著虚幻之处细化写实,以实代虚,将模糊玄妙之处细说清楚,推动《红楼梦》走向普及,走向广大市井之众。如《芙蓉诔》中写晴雯被逐出怡红院的一瞬间,韩小窗用124个叠字排比句式,营造出一幅凄冷的情绪氛围,与此前其乐融融的怡红院形成鲜明对比,为后来晴雯临终大胆表白爱情和宝玉哭晴雯的抒情祭文作为铺垫,使得整个作品笼罩在浓郁的抒情背景中。

    韩小窗的《红楼梦》子弟书作品,词句是开门见山、通俗易懂,真正做到了“说话通俗方传远”,堪称“曲词儿,雅俗共赏浅又深”。《露泪缘》是韩小窗最主要的红楼梦子弟书作品,被后人公认为传世之作。《露泪缘》系根据高鹗续写的《红楼梦》第九十六回至第一百零六回改编,韩小窗把贯穿于《红楼梦》全书的贾宝玉、林黛玉的爱情故事综合在一起进行集中叙述,“结构完整,段落清晰,唱词优美,情节感人”,演绎成十三回的弟子书《露泪缘》。韩小窗在《露泪缘》中,不但深刻理解了《红楼梦》的精髓,而且体现并发挥了原作的精神。韩小窗对于宝玉和黛玉的爱情并没有着意渲染,只用了宝玉“和黛玉相亲相近更相怜”,“林黛玉痴心妄想成连理”等寥寥数语,就把笔墨集中在贾母等人包办婚姻给黛玉、宝玉造成悲剧命运方面。抨击封建家长的包办婚姻,不仅使林黛玉“香魂艳魄飘然去”,也使贾宝玉“昏聩癫狂势更加”。《露泪缘》第十四回《哭玉》写宝玉痛失所爱,是韩小窗子弟书中最能打动人的篇章之一。其中用“我许你”、“我重你”、“我羡你”、“我佩你”、“我喜你”、“我爱你”……十六句开头,将这一悼念场景写得层层深入,哀婉动人。这是宝玉在黛玉已逝后,人去楼空的背景中,回忆往日情景,直抒胸臆,最终以“从今后我也悟道梦中梦,看破无非镜中花。不就的夜台见面相聚,好和你地下成双胜似家。这段情直到地老天荒后,我的那种愁恨永未拔”,这一爱情誓言把作品推向抒情高潮。在浓郁的抒情中,无疑有对封建礼教的愤怒,这也是韩小窗《红楼梦》子弟书的价值所在。

    由我市红楼梦学会等部门编撰出版的《红楼梦与铁岭》一书中评价韩小窗《红楼梦》子弟书的贡献时写道:从艺术形式上有所创新,把《红楼梦》的主要故事通过子弟书唱词的独特形式表现出来,开创了研究与传播《红楼梦》的新途径;从内容上放大了《红楼梦》原有的文化价值,具有文化增值意义;从思想上继承了《红楼梦》原著的悲剧精神,在宝黛爱情上,一反戏曲及其他续书中追求“大团圆”的庸俗结局;从《红楼梦》的传播上促进了红楼故事的普及。

    铁岭发现韩小窗子弟书 《露泪缘》二人转抄本

    韩小窗的子弟书是铁岭曲艺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与铁岭二人转有着非常亲密的联系 ,铁岭二人转的许多传统曲目就是来源于韩小窗的子弟书,清代同治年间随着二人转进入城市,子弟书词也被艺人拿来演唱。韩小窗《红楼梦》子弟书《露泪缘》(哭玉一回),在清末民初的铁岭就已经演变成了东北二人的单出头。

    2009年,原市艺术研究所所长、辽北乡土文化研究学者徐天欣,几经周折遍访民间艺人,发现了以《露泪缘》(哭玉一回)为内容的二人转演出抄本。“《露泪缘》是清代开原作家韩小窗根据小说《红楼梦》改编的子弟书,叙述宝玉和黛玉的爱情悲剧故事。《红楼梦》曾经被越剧、东北大鼓等许多艺术曲种演绎,可现在发现的《露泪缘》(哭玉一回)竟成了二人转单出头的演出本,这还是第一次。这说明现在很多传统二人转剧目的早期创作已经有文人参与了。”

    徐天欣讲解说:“这是用宣纸小楷抄成,清目俊秀,前后字迹统一和谐,当是一气呵成之作。从发黄的纸和字形笔法可知它是在清末民初所抄。”记者看到,关于这段曲目用什么曲调唱,抄本在开头处还写着:“独唱,用‘摔镜架调’……唱时将欠(前)的小帽减去,用头前四句白,接唱……唱词内容页与韩小窗弟子书《露泪缘》第五回‘哭玉’的唱词基本一致。”

    “子弟书”有东调和西调两个流派。“西调”的创始人是罗松窗。他的作品大多取材于流行小说和戏曲,以揭露封建社会的丑恶,歌颂青年男女忠贞不渝的爱情为主。存世作品有《红拂私奔》、《杜丽娘寻梦》等。“东调”的创始人是有着“沈阳才子”之称的韩小窗。韩小窗一生著述丰富,仅子弟书作品就有五百余篇。在他的影响下,沈阳成为子弟书的另一个传播中心。可是到了道光年间,子弟书犹如繁花落尽,迅速凋零,及至道光末年,北京地区的子弟书几乎绝迹。虽然子弟清音已伴随历史的脚步离我们而去,但它的影响却依然存在。今天,我们仍可以从北方的京韵大鼓、奉天大鼓、坠子、二人转等曲艺形式中领略到它的神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标签: 韩小窗   子弟书   红楼梦   铁岭清代  

责任编辑:赵梦

分享到: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更多内容请关注:


  • 手机客户端

  • 微信公众平台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版权和免责申明:

1、凡注有"中国铁岭网"或电头为"中国铁岭网"的稿件,均为中国铁岭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2、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中国铁岭网",并保留"中国铁岭网"的电头;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本身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